【原创】代价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UN夜煞

标签:已完结原创驯吧九周年纪念册收录牙杯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x年x月x日 阴

维京人与龙族的世仇是何时结下的我已经无从知晓。我只记得从我记事开始,族长父亲就告诉我,千万不要忘记这份仇恨。我永远不会忘记当父亲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跳动火焰,那深红色的仇恨,是多么鲜艳……

龙从我父亲面前带走了我的母亲,也同样把年幼的我,从母爱的温热中狠狠砸进极地的冰冷海水里。

然而,作为维京人,作为应该怨恨龙族的我,却没有拿起武器挥向仇人的力量。作为同龄人中的怪胎,维京人中的异类,我却喜欢父亲晚上在篝火旁擦拭的那把短剑。我想,既然我没有拿起武器的力量,那就创造更多的武器。

我开始在高伯的铁匠铺学习如何锻造,每天吃力地挥动着锻造锤,在火红的剑柄上留下一道道痕迹,然后将那些痕迹,深深嵌入龙的血肉里。

然而,我依然是同龄人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身为维京人首领的儿子,却从未砍下一条龙的头颅。鄙夷、无奈、同情……我忘不掉每一个人看向我的眼神。我们的维京勇士在减少,而龙却没有丝毫停止侵略的意图。它们的每一次到来,都会让这块不大的岛屿又少一块纯净的地方,而弱小的我,却对此无可奈何。窗外的叫喊和嘶吼灌进我的耳朵,我只能努力挥动手中的锻造锤,用金属的碰撞掩盖住那一份代表恐惧的声音。然后,待战火散去,在天色微亮的短暂空闲下,蜷着身子浅眠……

直到那一天……

父亲满身积雪的从屋外回来,和高伯抱怨着说,如果能知道那些龙在劫掠之后去往的根据地,就可以得知龙族的巢穴,说不定就能终结这场战争。在门后我听见父亲和高伯谈论了很多,我突然想到,如果能制造一种能捕捉龙的器械,就能够实现父亲的愿望,让父亲的眼中不再充满怒火,而且,我也可以得到族人们的认可。

我的心第一次跳得如此之快。我仿佛能看见未来,族人高举着部落的旗帜,高喊着我的名字……

当时的我,也许是想着被人们承认的兴奋而冲昏了头脑,但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好的一个决定。

那一天,我被爆炸的声音从睡梦中吵醒,耳膜的震动让我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身旁的被子。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当我看见一条龙被我的网击中,然后坠进森林中的时候,我已经忘记该如何呼吸了。我不知道当时我的脑中在思考着什么,但仍能依稀回忆起,我当时的表情,是笑着的……

人们并不相信,族里最瘦小的维京人拥有将龙从天空打落到地面的能力,如果放在之前,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但现在,我只需要从屋子的后门偷偷溜出去,走进危险的森林,找到那一条倒霉的龙,砍下它的头颅,向族人证明自己。

那条龙,只是我被族人肯定的工具而已……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然而我现在写下这篇日记,也就是为了……为了向当初自己的这个想法赎罪而已,同时也是为我自己当时没有下手而感到庆幸。

是的,作为一个维京人,我却终究没有下得了手。就算我在口中呐喊、在心中鼓励自己,在我的脑海深处,族人的肯定可能依旧比不上一条鲜活的生命。

即使这条生命,是自己的仇人。

我放走了它,它也放过了我。当时的我想着,被族人崇拜什么的,也许真的不适合我。如果族人的偶像是一个会被龙吼吓软脚步的人的话,我不敢想象……

它是一条黑色的精灵,再次见到它,它被困在一个小山谷里,努力地想要飞起来,每次又狠狠地跌落在泥土上。

它的尾翼缺了一块。我隐隐知道,这条黑色精灵的翅膀,被我亲手折断了,我剥夺了它重回天空的权利。

我知道这个想法很疯狂,如果让族人们知道,我就不只是族中的一个异类。但是,疯狂的想法一旦滋生,就不是自己可以扑灭的了。

我要帮助一条龙,重回天空。

这样我们就两清了。即使这从一开始就不公平,对它不公平,它永远不能够真正的飞翔。对我亦是……


然而,随着和无牙的接触,我愈发对自己的想法开始动摇。是的,我给它取了这个名字,虽然后来发现这个名字并不合适,但直到我写下这篇日记时,我依然没有修改错误的想法。

从今天开始,我结识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我无法忘记它努力挤出的那一个笑脸,那似乎在向我诉说,它并不责怪我给它带来的伤痛,我不知道这段友谊能够维持多久,但至少我在写这篇日记时,族人还没有发现我和无牙之间的关系。

我希望……至少……

在它被发现之后……

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x年x月x日 晴

我睁开了眼睛,眼前还是和平常一般无二的天花板。

然而,本能感觉不对劲的我神情恍惚了一会儿,却看见无牙站在床边激动地吐着舌头,想要更加靠近。

“这……是我家?”

“你……你在我家里?!”

条件反射得我想要将无牙藏起来,如果再让父亲看见,说不定无牙会再次被冰冷的镣锁夺走自由的权利。

甚至失去生命。

没有时间理解是如何昏迷的我,掀开了被子……

然而,等待我的却是左腿所失去的直觉,以及多出来的负重……

我愣在了床上,看着我原本左腿的位置被金属和木头的结合物所替代,回忆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我回想起了我受到撞击掉进火海前的那一刻,无牙的奋不顾身。

它低着头轻轻嗅着我失去的那一部分,又抬头看了看我。

温热的鼻息轻轻吹起我的头发,似乎是在责怪自己让我受到了伤害。

我的情绪也低迷了一段时间,作为维京人,大大小小、如何惨烈的伤口都已经不再陌生,但当自己真正失去自己的一部分的时候,那种感觉不是安慰能够抹除的。 我抬起手,抚摸着无牙的小耳朵:“至少,我们还活着。”

也许无牙并不能理解我所说的话的意思,但我知道,我应该庆幸,自己还能再次看见这个世界。

我借着它宽阔的背脊,艰难地走向大门,每一步都能让我左腿的伤口与义肢亲密接触,那种疼痛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

冷汗在我的额头上凝聚,最后滴落在无牙漆黑的鳞片上。

我也能看见无牙原本完好无损的鳞片多了几条不明显的疤痕,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那是它所为我分担的伤痛。

大门打开,外面的光线直射进我的眼睛,我不禁抬手遮住太过强烈的阳光。

九个月下雪,三个月冰雹的极圈内的太阳,也能够这么耀眼吗?然而,耀眼的并不是太阳,而是这个岛上的变化。

我看见人们站在龙的背上重建家园,而人们的武器被随手丢在一旁。天空中一道道黑色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海风送来一阵阵其乐融融的气氛。

我一时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然而人们发现了我,热情地把我拥护在他们的中央,高喊着我的名字。

这,是我在梦里才能看见的场景。我一时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然而左腿伤口的痛楚又是多么的真实。

我被人们所认可了,以一种我从未想过的方式。

以失去一条左腿的代价。

从前,我们在夜间围坐在篝火旁分享着我们屠龙的心得;现在,我们在夜间围坐在篝火旁和与龙共舞。我们从未想过夜晚是如此的美好。

龙并不是一种可怕的生物,相反,有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看见它们的单纯和可爱,只是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用锋利的刀剑逼迫它们收起了这些。

就这样,我们维京人的岛屿,从龙族的坟墓,变成了龙族的家园。在从红死神被击败之后,博克岛随处都可见天空中掠过的大片黑影,从前时而死寂、时而战火纷飞的夜晚,现在多了许多生机。

就像无牙和我一样,我们成为伙伴,只因为当初对彼此绝对的信任,也许,更多的还有几分同病相怜。

现在的我失去了左腿,然而我知道,自我从昏迷之中醒来,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失去了左腿的我,才更像是“完整的”我。

现在族人和龙族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复存在,高伯的铁匠铺都积了一层灰,我也没有必要和刀剑为伍了。我在龙场里有了一份新的工作,我崭新的人生似乎正在向着美好的未来发展着,至少在我写这篇日记的时候依然如此。

即使再也无法和正常人一样走路,但我却拥有着翱翔在天空中的能力,我也拥有着被族人所认可的才能。

这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博克岛,即使这里依然下着九个月的雪和三个月的冰雹,即使这里的天空依然有龙展开它们漆黑的翅膀,但是它们不再带来战火和死亡,我们从对龙族的仇恨和恐惧,变成爬到了龙的背上、将它们的火焰变成我们的武器。

曾经的我们是多么惧怕那炽热的火焰,那深红的颜色吞噬掉了我们的同胞和我自由奔跑的权利。但现在,它们是我们坚实的盾牌,我们不用再过着从前孤单的生活。

无牙拯救了从前自卑的我,我相信,我不是这个岛上唯一如此的人。

这里是博克岛,维京人世代繁衍生息的家园,即使这里一年四季被冰雪覆盖,我们的火焰也依然在这里熊熊燃烧,当别的地方饲养小马或鹦鹉时,我们能与龙共舞。

x年x月x日 阴

我并没有太多写日记的习惯,这个本子大部分是记录的是各种龙群的生活习性,以及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事情。日记,只是这个本子中的一叶孤舟。

自从我上一次写日记以来,已经过去了许多的年头,厚厚的纸也已经将之前的笔迹淡忘。博克岛一步步的繁荣仍历历在目,我们利用从前的伤痛所化作的动力,击败了来势汹汹的敌人、保卫着自己的家园。

然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值得我用日记记录下来。

因为我没有想到会和自己的母亲再次见面,在时隔20年后的今天。

见面的时候,并没有感动的泪水,也没有煽情的话语,我不需要这些,母亲也是,一个拥抱足以我们怀念。并不是时间冲淡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眼泪并不是维京勇士诉说感情的方式。

我没有想到与自己的母亲的再会,是在云层之上。

母亲在20年前被龙群带走,连父亲都认为母亲已不在人世,我在没有母亲的陪伴中度过自己的童年。讽刺的是,20年后,我却和母亲在龙背上对视。

我并不表达自己对母亲的责怪,只是没有母爱的我,在自己的童年中失去了太多。

于是我终于在许多年后再次翻开我的日记,庆幸着我在庆典上的出逃行为。无牙在山谷中和其他龙群嬉闹,似乎比在博克岛上开心许多。

在这个时候,也许最想见到母亲的就是父亲大人了,我想象不出父亲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但那不是我需要操心的。母亲只需要对父亲解释,明明可以,却为什么不选择回家。

母亲见多识广,在这片乐土中有着很强的号召力,虽然龙才是这里的原住民,但我想,我的母亲在一些方面比龙还要强大。

所有母亲都是伟大的,但对自己的爱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想母亲就是用这般的强大和美丽征服了当时的父亲。

但为什么美丽的母亲和强大的父亲却生下了这样的我,谁知道呢?

起码他们给我起了一个好名字。

x年x月x日 小雪

父亲走了,带着他一生的荣耀,回到了诸神的怀抱。无牙没能摆脱它们的控制,昔日的挚友变成了敌人的利器。

这是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最黑暗的一天。

我和母亲点燃了送走父亲的船只。虽然我记得自己说过眼泪不是维京人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但当回过神来时,我早已泪流满面。

这不该是父亲的结局,一个伟大的领袖难道不应该活到自己荣耀的最后一刻吗?

敌人前所未有的强大,我们却失去了重要的伙伴和领袖。

然而此刻,我脑海中浮现着父亲领导人们的时刻。现在的我,必须扛起父亲肩上的重担。

我手中握紧父亲的板斧,凝望着家的方向。

身处灾难的人民需要被拯救,迷失的伙伴也一样。

我需要如同父亲一般,像一个维京勇士一样,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x年x月x日 晴

“阿斯翠会很美的。不是么,无牙?不论她穿着怎样的衣服,我都喜欢着她。”

我逗弄着眼前的黑龙,看着它大大的眼睛随着我的手指四处乱飘,最后将大大的爪子拍在我的脸上,然后送我一脸口水,看着无牙在房间里兴奋的上蹿下跳,像极了天气晴朗出来活动的北极狐,我无可奈何地将无牙造成的“破坏”打扫干净。平常的时候我并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瑕疵,但是今天例外……

我手中紧握着自己的头盔,努力想要平复着自己焦虑的心情。今天是博克岛难得一见的大晴天,阳光突破了冰雪女神的阻碍,照射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虽然这里的温度依然可以轻松杀死没有御寒措施的人们,但……我好像扯远了,原谅我连在写日记的时候都无法集中注意力。虽然这些日记不一定会被以后的我翻出来阅读,但我还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对我来说意义深刻的一天。

我看向窗外,部落里许多房子上都挂上了颜色鲜艳的不明图案的皮革,有些画了牦牛,有些我也看不出是什么图案。双生子告诉我那是披上了牦牛皮的骨碎龙,天知道为什么骨碎龙会披着一张牦牛皮。整个部落的气氛都很热烈,人们将颜料涂抹在自己和龙群的身上,庆祝这一天的到来。

看到这一切的我不由得更加紧张,因为今天,是我要迎娶阿斯翠的日子。我比平时的穿着更加正式,虽然穿的再多也不能把我的小身板撑得多大,但我不想破坏这庄重的气氛,以一个婚礼男主角的身份。

无牙依然没心没肺的在一旁和天空中的蝴蝶嬉戏,它似乎对我的服装很感兴趣,因为这已经是被它弄坏了的第三套了。

婚礼会在部落的大堂中举行,也就是我们聚集过冬的地方,隔得很远我依然可以听得见维京勇士爽朗的笑声在大堂中回响,虽然身为今天的男主角的我还未登场。

我该庆幸这是难得一场不会被阿斯翠的牦牛奶茶荼毒的一场盛典吗?今天的阿斯翠可没有功夫搞那些,母亲亲自为她着装,不过我不认为她会穿上那些普通女孩觉得美丽的皮草,不知不觉我开始期待她在我面前的亮相了。

“伙计,愿意送我一段路吗?”

我转头,对着依旧玩耍着的黑龙喊着,却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不然当以后的我翻阅这些日记的时候,会后悔当初没有把这么重要的步骤写下来,虽然就算不写,也很难忘记,将陪伴自己多年的伙伴,亲自送进婚礼的殿堂。

你说是吗?未来的我,或者是偶然看见这篇日记的人。

x年x月x日 阴

虽然我在很久以前就预想到了会有这一天,但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无论我做了多少的准备,都无法弥补这对我带来的伤痛。

我不会阻止它离去,我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我不想让它在这离别之际讨厌我,即使我知道它不会。

在最后一个晚上,我在篝火旁给了它最后一个拥抱,它俯下身子接受了我的拥抱,我抚摸着它鳞片上的疤痕,不知什么时候它也长大到我不能环抱住它的脖子了。

我们互相见证着彼此的成长,也互相目送着对方的身影渐行渐远。

我看着它张开黑色的双翼,颇有一副王者风范,在龙群的环绕之中消失在地平线之上。

它离开得那么快,快到不等我的眼泪滴在地上就不见踪影。我们走到了各自的十字路口,人与龙的未来就此错开。

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再见面的机会。我知道机会渺茫,但我希望诸神能够眷顾我这一个小小维京勇士的请求。

也许这是我记的最后一篇日记了,我不知道这是否会再次被读起,是被以后的自己,还是其他人?但到此,我也只有最后一个请求:当我和我的子孙老去,我们的后人要能够知道:

在我年轻之时,这里有龙存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