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博克之战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MIKE

标签:已完结原创驯吧九周年纪念册收录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温暖的阳光轻轻地撒在地上,铺满石板路的村落里满是欢声笑语。一股海风从村庄中飘过,深蓝色的大海欢快地唱着歌儿,几艘维京长船悠哉地漂在远处。

“哗啦哗啦……”一阵金属摩擦声从那个拥挤的铁匠铺传来。

那是高伯,一个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只手和一条腿的老兵,他的右脸颊上甚至还能清晰地看到那个敌人俘获他后用来侮辱他的烙印。他现在正从地上捡起刚刚弄掉的一柄铁剑,他用仅剩的右手抓起剑柄,然后举在眼前看着那剑刃是否依然锋利。

“可惜啊。”高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用左手的义肢夹住剑身,右手的大拇指沿着剑刃的方向滑过,上面是几个硌人的缺口。

“吼……”他身后的胖龙困乏的哼了一声,一股蒸汽从它嘴中缓缓飘起,又在房顶上散开。那头龙又眨巴几下嘴巴,把大脑袋挪个位置便又睡着了。

高伯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便把那柄铁剑拿到磨刀石那里认真地打磨着。伴随着磨刀石飞快地旋转,剑身在上面一边尖叫着一边飞溅出一道道火花。

突然有几只恐怖龙从铁匠铺的窗前飞过,它们惊恐地大叫着。紧接着又是一群顽皮的孩子跑过,然后便是各种金属器具砸在地上的嘈杂声,地上也激起一阵灰尘。

“喂!我警告过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了!要是再闹我就把你们丢海里喂鱼去!”高伯挥舞着那柄烧红的铁剑从铁匠铺里跑出来,脸也气得通红。

远处反馈回来的却是一阵稚嫩的笑声和更多的铁桶被打翻的声音。

“你们不许再打扰高伯爷爷了!”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啊对不起!我们再也不会了!”那群孩子慌张地答道。

这个男人就是斯图依克,博克岛首领的儿子,也是未来博克岛的管理人。他面带着微笑朝着铁匠铺走了过来,穿着一件合身的棉甲,一条深棕色的麻布裤子,以及相配的有些掉色的棕色靴子。

“又给您添麻烦了!”他一边道歉一边帮着高伯收拾东西,脸上还挂着尴尬的笑容。

“又不是你的错!他们的父母没管教好他们罢了,再说你小时候不也是……”高伯好像想起了什么,斯图依克正瞪大着双眼看着他,“哦……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的。”高伯立刻道歉,他灰白色的胡子也随之颤抖。

“没事的,我不是很在意……”斯图依克苦笑道。

“不!你当然……嗯……我是说……我们还是别说这个了。”高伯更加尴尬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嘟……”远处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号声。

“什么?警报?现在?”斯图依克急忙跑出铁匠铺看向远处的海面,两艘维京长船正在从远方返航,桅杆顶上燃烧着的烽火拖出长长的黑烟,“可恶!”

“抱歉高伯,但是我得走了!”他扔下手里的东西便立刻向龙厩飞奔,棕红色的头发猛烈的抖动着。

“别啊!你母亲说过绝不能让你……”高伯冲着飞速远去的背影大叫着,那个背影在一个转角消失了,他又沮丧地嘀咕着,“去龙厩啊。”

“快快快!这边走!”村落里已经有一些龙骑手在安排村民们撤离,“我们很快就回来啦,那个就别带了,该走了!”妇女和小孩都被一队骑手带着向乌鸦岭后面的避难处前进。

斯图依克则继续飞奔,其他的骑手也在向龙厩奔跑。大礼堂大门的旁边便是龙厩的入口,已经有一大批骑手聚集在大门前,伴随着巨大铁链拉动的声音,大门缓缓地开启,所有人都冲进大厅,冲向自己的龙厩。

斯图依克冲向角落里的一个隔间,那里是一头正在休息的纳德龙,那龙见有人进来便立刻站了起来。它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个子,然后突然用爪子把斯图依克按倒,接着便用粉色的舌头舔他的脸。

“好了风飞!”他努力挣脱它的爪子,“该上战场了!”他一边用力的推开风飞一边大喊着,脸都憋的通红了。

“嘎?”风飞松开了爪子,疑惑地看着他。

但斯图依克急忙爬起来,跑到风飞身后的墙边,他将墙上挂着的那件有着轻微锈迹的锁子甲套在身上,然后慌忙地系着束绳,外面已经传来其他骑手起飞的声音。

“啊!我们要快些了!”他把束绳打好结,但是这件锁子甲却长到能盖过他的膝盖。

风飞似乎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它把墙上的那件发黄的罩袍叼起来递给他。斯图依克赶紧穿上调整腰带,然后将一柄长剑挂在左侧的挂环上,又拿起一柄短剑挂在身体右侧。他急忙地调整着皮带扣环,但是他的手指就像不听使唤一样,他怎么都没办法把皮带穿进那个圆形的扣环,“啊!”他急躁地大喊。

又有骑手起飞了,一股气流冲进隔间,地上的干草和灰尘也被吹的到处乱飞。

“呸……”那人把嘴里的干草吐掉,他已经固定好皮带了,想要爬上龙背,但是风飞却一直在抗拒着并且用翅膀指着角落里的一个木头箱子。

他又无奈地跑过去打开箱子,一阵灰尘冲了出来,他被呛得喘不过气,拼命地挥舞手臂驱散那些灰尘。

箱子里是一个漂亮的龙鞍,他立刻把那个龙鞍举起跑向风飞,龙蹲下身子,他把龙鞍架上,风飞又起身,然后他努力的把下面的皮带扣紧。此时已经不断地有更多的骑手起飞,他继续调整皮带,然后又跑回箱子,他的罩袍也随之摆动,箱子里面是两把长剑和一块盾牌。又是骑手起飞的声音,他把盾牌用龙鞍侧面的皮环钩住并扣上扣子。又有一批骑手起飞,他更急了,把那两柄长剑插进龙鞍右侧的剑鞘中,立刻骑上龙背。

“夫人,就在那!”龙厩的入口传来一个声音。

“斯图依克!”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那个女人走了过来,她湛蓝色的眼睛里充满的是愤怒还有少许的爱怜。

“我……”

“闭嘴!立刻,马上,回去!”那女人打断了他。

斯图依克先是低着脑袋,然后又抬起头看着身旁的风飞,它瞪大眼睛看着斯图依克,但是他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他沮丧地向门外走去,却被门口的人拦住,他们要他把身上的武器拿下来。

风飞突然用力扇动翅膀,整个隔间被灰尘遮住,所有人都被呛得用力挥舞手臂。风飞趁乱冲出隔间并顺势叼起斯图依克,然后用力向后一甩,斯图依克被挂在龙鞍的挂环上,而风飞继续向龙厩的起飞通道冲去。斯图依克慌忙的抓住龙鞍上的把手,他被风飞的脚步颠得手忙脚乱。风飞已经冲到了起飞通道,它跑得更快了,还开始用力地扇动翅膀。斯图依克好不容易才抓住把手却发现风飞已经离地而起了,现在他们正在沿着起飞通道快速地低空飞行。他努力睁开眼睛向前看,龙厩大门外射进的刺眼的阳光却让他又不得不闭上眼。

“嘎!”风飞大叫了一声。

斯图依克勉强睁开眼,一个黑影正从大门迅速冲进来。

“快闪开!”那个黑影惊恐地叫着。

风飞用力地转向,几乎就是贴着侧面的墙壁,斯图依克的脚差点撞到通道里的箱子上,那个黑影从他们身旁飞速掠过,地面上带起一阵灰尘。风飞又正过身子,斯图依克也爬上它的后背无力地喘着气。光线变得更强了,他们飞出了通道,这就是博克岛的外海低空了。

斯图依克的眼睛还在努力适应光线,耳边是快速飞行产生的巨大风声,他完全不能集中注意力,只能任由风飞自己决定去哪,就像刚刚在龙厩里那样。

“也许我不应该出来的。”斯图依克有些后悔了,他终于意识到想要骑着一头巨大的龙飞行是多么艰巨的任务。

“嘎~”

“我知道,我不会现在就放弃的。至少,我们得试一下!”斯图依克的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自信。

他们沿着船只的航线飞行,不远处的高空有着许多黑影正在缠斗,风声变得更大了。风飞加快了速度,斯图依克转头向后看去,他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把罩袍的腰带系好,后背的罩袍现在就像是披风一样被风吹的乱抖,而那些本来挂在腰上的长剑短剑也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

“看来我只能靠你了姑娘。”斯图依克拍了拍风飞的脖子。

风飞侧头叫了一声回应他,他用手指摩擦着龙鞍上的剑柄,似乎在思索着该如何战斗。但是这强风让他很难思考,他甚至无法真正地看清风飞前进的方向。

“嘎!”风飞又一次猛烈地叫着。

斯图依克回过神来,但是前面没有任何人,他慌张地检查其它方向。风飞突然向一侧滚筒飞行接着又立刻回正,斯图依克因此差点掉进海里。

“你在干什么?!”斯图依克有些不知所措,烦躁的风声以及眼睛的疼痛让他开始混乱。

“那是?”周围的风声似乎突然安静了,似乎一切都变慢了,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他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金属摩擦声。

“拔剑声!”他突然大叫。

风飞立刻朝另一个方向滚筒飞行,同时斯图依克看见了一道亮光缓慢地从自己的左侧划过,那道亮光散发着太阳的温暖。

“向上!”斯图依克大叫。

风飞更加用力地扇动翅膀,向上加速。但是阳光变得更加刺眼,斯图依克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两条线。

那个黑影更加接近了,斯图依克几乎都能感受到身后那柄铁剑的寒气,还有剑刃刺进身体的剧痛。他闭上了眼睛,慢慢松开了抓住握把的手,身体向后倾斜,脱离了风飞的龙鞍,也脱离了风飞撕心裂肺的哀吼。

棕红色的头发向上飘动着,还有鲜红的血液飘洒着。斯图依克没有感受到疼痛,只有烦躁的风声陪伴着他的坠落。他又睁开眼睛,远处海面的反光依然刺眼,但在此之后他并没有合上眼睛,而是无助地望着。

又一个黑影从海面上迅速接近,海面甚至被他激起两道巨大的波浪,斯图依克甚至都能听见那龙快速飞行产生的声音,就像是没有学会吹口哨的人在拼命地吹一样。

那口哨声越来越近,斯图依克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突然一个巨大的冲击力把他又推回了空中,他模糊的看见一个亮黑色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双翠绿的眼睛。

“爸?”斯图依克勉强的吐出一个字,但是他的意识越来越弱,原本努力勉强睁开的眼睛也彻底合上了。

“我不会让他离开你的!相信我!”高伯接过昏迷的斯图依克,“去吧!战士们需要你,小嗝嗝。”

小嗝嗝盖上面具便转身向下俯冲:“伙计,他不会有事的。”

无牙咕噜了一声回应,继续迅速下落,海面越来越近。“嘭!”无牙伸展翅膀几乎贴着海面飞行。被激起的海浪沿着无牙两侧的气流向后迅速飞去,小嗝嗝紧紧地趴在龙鞍上,双手紧握着把手。

“咔咔”,小嗝嗝的左脚调整了一下角度,无牙的尾翼也立刻做出响应,他们又几乎以垂直的角度向上冲去,那里就是整个战斗的主战场了。

“伙计,送我到他们的头上去!”小嗝嗝解开了腰上的安全扣,这样他就能与无牙分离,而无牙的尾翼也被调为了自动状态。

阳光穿过小嗝嗝面具上的空隙照在他的脸上,坚毅的眼睛下方是两行干透的泪痕。他张开双臂,而无牙同时也向一侧滚筒飞行。小嗝嗝脱离了无牙,他从腰间拔出那柄铁剑,下方一个敌方的骑士即将飞过,他将剑身竖在胸前,同时身体又转为竖直下落。

“就是现在!”他突然将剑举起然后用力劈下,眼前的黑影从中间分为两半,喷出的鲜血被阳光穿透,小嗝嗝整个人被映成鲜红色。

他顺势落在了那骑手的龙背上,紧接着解开那人的安全扣,将尸体推下去,小嗝嗝又解开那龙身上的束带,“你自由了!”他将剑收入鞘中,便跳了出去。

一个黑影快速掠过接住了小嗝嗝,“干得好,伙计。”他又拍了拍无牙的脖子,“我们该去猎杀更多的混蛋了,得让他们远离这片土地。”

无牙愤怒地咆哮。“我明白,他们必须为斯图依克付出代价!”小嗝嗝把安全扣挂上,压低身子,但是他又坐了起来看向远处的天际线,“那是什么?”

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三个巨大的黑影,它们的翅膀动得很慢,就好像在空中滑行一样。

“是台风回旋龙!那一定是他们的指挥官!”小嗝嗝立刻压低身子和无牙向下俯冲。

“鼻涕粗!我需要你!”小嗝嗝从鼻涕粗的上空掠过,而鼻涕粗刚刚踹下另一个骑手,他没有说话,而是立刻跳回钩牙的背上紧紧跟着无牙飞行。

“我们可飞不了那么低!”鼻涕粗从钩牙背上探出头向海面大叫。

“我知道,你们从上面吸引注意力,等我跳出来的时候给我一把火!”小嗝嗝头也没回便加速向前冲去。

鼻涕粗正距离巨型龙越来越近时,突然有数支箭矢从他头上飞过,巨龙背上有几个人影在晃动,似乎要进行第二轮射击。鼻涕粗立刻举起钩牙侧面的盾牌,几乎就是在同时,箭矢打在盾牌上,发出金属碰撞声。

钩牙朝一侧转向,鼻涕粗从挂钩上取下十字弩,他将盾牌撑在胸口,十字弩架在盾上。“稳住,钩牙,稳住。”

“嗖~”他扣下扳机,箭矢向巨龙的背上飞去,空气被划破发出尖啸声,尖锐的箭头反射着迷人的阳光,伴随着旋转向龙背上的黑影飞行。

“看这里!”巨龙背后突然又升起一个小小的三角形黑影,它快速的朝着巨龙飞去,上面还有一柄反射着阳光的利剑。

“钩牙,快!”鼻涕粗大吼一声,钩牙立刻向那个三角形黑影吐出一道火焰。

那个黑影穿过火焰毫发无伤,而利剑却被火焰引燃变成了一柄火剑,黑影落在了巨龙的后背上,身着锁子甲的敌人立刻转身拔剑应对。一柄反射着阳光的铁剑向黑影挥去,那柄火剑迅速抬起格挡,锁子甲被黑影一脚踹倒,火剑跳起来插向锁子甲,剑刃毫不费劲的穿透锁子甲,再到肋骨,再到胸腔。

第二个锁子甲紧接着咆哮冲向黑影举起手中的长剑,黑影却从背后展出一块折叠盾牌。利剑打在了盾牌上,而火剑却从另一侧刺透了锁子甲,从腋下进入,从另一侧的后背穿出。血液熄灭了剑身上的火焰,黑影用盾牌将那锁子甲推出去,当剑身离开胸腔后又立刻重新燃起了火焰,继续去刺穿下一个人的盔甲、下一个人的心脏,直到巨龙背上只剩下他。

“这应该就算是解决了吧?!”鼻涕粗冲着黑影大叫。

“不,还有两个!”黑影抬起了头盔,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棕红的络腮胡和坚毅的翠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嗝嗝转身跑向巨龙的头部,下面是另外两头巨龙,还有更多的敌人。他伸开双臂,身体向前一倾便坠下去,身上的罩袍也随风舞动。他将火剑竖在胸前,朝着那个正在向下射箭的锁子甲飞去。火剑借助重力轻松刺穿了锁子甲的皮盔,再通过头骨和脖子,一路刺进躯干,锁子甲随着火剑的刺入立刻因失去意识而跪下,两条胳膊搭在地上,整个人慢慢地向后倒下,只剩下剑柄在头上立着。

小嗝嗝左手拔出一柄长剑而右手拔出一柄短剑,他愤怒地咆哮冲向巨龙背上其他的敌人。他们也立刻反应过来拔剑应对,一柄利剑从左边劈了过来,小嗝嗝将左手举起并向外反转挡住攻击,同时上前一步举起右手从上至下刺击,短剑从那人的脖子刺进胸腔。小嗝嗝又立刻拔出短剑,同时将长剑移到对方的脖子上,那人的伤口向外喷出鲜血。小嗝嗝身体自左向右的旋转带动剑刃,长剑在锁子甲的脖子上迅速划过带出一道血渍,一个脑袋掉在了地上。

另一个敌人咆哮着冲了过来,他将盾牌架在胸前用力的撞击小嗝嗝,接着便要跳起刺向他的脖子。小嗝嗝后退一步紧接着向后翻滚,但是没能站稳脚步,敌人又立刻跟进用盾牌抵住小嗝嗝的短剑,并试图用自己的剑刺向小嗝嗝。

“啊!”那个人痛苦地叫了一声便向一边倒下了,他的身后是拿着战斧的鼻涕粗。

“怎么?我一个人在上面看戏吗?”鼻涕粗回应了小嗝嗝疑惑又感激的眼神。

“该继续清理了!” 小嗝嗝站起身转了一下手中的短剑便转向另外两个敌人。

四人两两对视,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的行动。阳光照射在这巨龙的身上,深褐色的粗糙皮肤就像是古老巨山上的碎石拼接在一起,龙翼旁是这群驭龙者所套上的枷锁,还有数挺固定住的攻城弩和大型的攻城箭矢。

小嗝嗝把剑柄握得更紧了,鼻涕粗的手心冒了些汗,他打量着这两个敌人,他们和其他敌人一样穿着橘黄色的罩袍,而下面是锁子甲和棉袍。他明白这群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他们的剑上有许多缺口,而带有护脸的头盔下是有些惶恐的眼神,兴许他们只是被绑来的奴隶,或者是某个破岛上的强盗,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是怎么弄到这么多龙的。

鼻涕粗又向左瞥了一眼小嗝嗝,他还是握着两柄剑盯着敌人,鼻涕粗把斧子放低了些,清了清嗓子:“喂!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们还能放你们一命。如果你们想打,那么下场只会和这两位躺着的兄弟,还有上面的那些人一样,你们再也回不了家了。”

两个锁子甲对视了一下,又看向小嗝嗝两人。

“怎么说?放下吗?”小嗝嗝也开口了。

“行,我们放下……”

鼻涕粗笑了起来,向天上挥手。

“但是你们必须保证……”

他们还没说完就被钩牙抓起带向高空与其他博克岛骑手汇合了,那俩人又被钩牙扔给了其他的龙骑手,接着被带往博克岛方向飞去。

“还剩最后一个。”鼻涕粗看向小嗝嗝。

小嗝嗝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鼻涕粗,两人点了点头便一齐向前跑去。下面是最后一头巨龙,上面只有三个人,两个锁子甲,一个全身甲,他们几乎就是在等着小嗝嗝两人的下来。

“表演得不错。”全身甲似乎是在笑,他的头盔盖住了他整个脸,他的身上几乎没有能够刺穿的部位。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这么多的生命,这么多的龙,这是为了什么?”小嗝嗝用短剑指向那人愤怒地吼着。

“很简单,我想要看博克岛被撕碎的样子,我可想了!我一直都想!”那人有些癫狂地叫着,“你知道吗,小嗝嗝?我可是你的超级粉丝啊,我可是跟你学的才驯服了这么多的龙,让它们为我,服务!”他突然将手中的长剑刺进巨龙的后背。

巨龙痛苦地嘶吼着,另外两个锁子甲则跑向两侧的龙翼。这头巨龙身上没有攻城弩,只有几个拉杆,锁子甲用力地拉下两个拉杆,巨龙的腹部随之传来巨大的齿轮声。

“你在干什么?!”小嗝嗝愤怒的大吼。

“只是让每个龙,各司其职。”全身甲伸开手臂微微歪下头说着,“欢迎见证,轰炸巨龙!”

“什么?”鼻涕粗急忙跑到巨龙后背的边缘,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带有各种旋转着齿轮的机械吊舱,巨龙胸部下面的舱门已经打开了,“小嗝嗝,这龙的身子下面是个超大的盒子,里面可能是……”

“咚!咚!咚!”还没等鼻涕粗说完,海面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还有船只断裂和巨大的海浪声,海面上充斥着碎木屑和焦糊味。

“不!”小嗝嗝两手展开向那人冲去。

他举起长剑挡住小嗝嗝的剑刃,立刻用腿将小嗝嗝踹倒,紧接着便举起长剑,向下刺去。

“叮!”鼻涕粗的斧头打飞了那人的剑,同时立刻向前跳起将那人扑倒,拼了命地想要压住他。

另外两个锁子甲举着剑冲了过来,小嗝嗝急忙起身应对。他用短剑挡住右边敌人的进攻,接着立刻向前翻滚躲开左侧的劈砍。巨龙又一次发出嘶吼,小嗝嗝转身挥动长剑,却被一个锁子甲挡住,他顺势将短剑刺进那人的腹部并接着用脚将其踹倒。另一个人也将剑从龙背上拔了出来,立刻冲向小嗝嗝,两人的剑身在空中碰撞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鼻涕粗被全身甲掐住脖子无法挣脱,他骑在那人身上,他的手在后背不停的试探,想要拔出那柄备用的短剑,但是缺氧造成的痛苦让他无法集中思维。全身甲向一侧用力将鼻涕粗推翻出去,紧接着起身扑向小嗝嗝,锁子甲也立刻配合,用剑刺向小嗝嗝的身体。

小嗝嗝被撞到在龙背上,两柄剑也飞到远处,全身甲用带有盔甲的拳头用力的砸在小嗝嗝的脸上,每一拳都会造成新的血迹,那个锁子甲也举起剑向小嗝嗝刺过来。

“咳咳咳……”那个锁子甲捂着正在涌着鲜血的脖子倒下了。

鼻涕粗冲到全身甲的身后将他的头盔掀掉,迅速的刺向他的脖子。但是全身甲立刻向一侧翻滚,短剑险些刺到了小嗝嗝。

鼻涕粗滑了一个踉跄,然后迅速拉起小嗝嗝,“我来就行!”

“不碍事!”小嗝嗝推开鼻涕粗,脸上满是鲜血,在阳光的映射下微微泛着粉色。

“阿尔文?”两人几乎同时叫着。

“哈,被你们看见了。”阿尔文摇了摇头,“那么你们就知道是谁杀了你们,是谁摧毁了博克岛。”他站起身,握着拉杆,下面就是博克岛。

“不!”鼻涕粗嘶吼着冲向他。

“停下!不然我就拉了!”阿尔文厉喝一声。

小嗝嗝擦了擦脸上的血,面无表情地看着阿尔文,“鼻涕粗,你先走,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什么?你一个人?”鼻涕粗回头望着他。

“嘘~”小嗝嗝吹了一声口哨,钩牙从巨龙的另一侧升起将鼻涕粗带向高空。

小嗝嗝深知,必须要让阿尔文没有机会拉下拉杆,否则大量的炸弹就会坠向博克岛,而无论是刺死他还是让无牙抓走,他都有足够的时间拉下拉杆。

“除非,”小嗝嗝望着阿尔文,脸上的伤口又流出了新的血液,“除非我离开对吧?”

“只要我离开群岛,你就会保证不伤害博克岛对吧?”小嗝嗝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条件了?我就是想撕碎你的博克岛!”阿尔文有些糊涂但是依然癫狂,“小嗝嗝,无论你想耍什么花招,我都不可能离开这个拉杆,你这只是无谓的拖延罢了。”

“就这么定了,我,离开群岛;你,放过博克岛。”说完小嗝嗝便转身往巨龙另一边走去,无牙也飞了上来,“记住了,就这么定了。”小嗝嗝又转身看了阿尔文一眼,然后便头也不回地骑上无牙飞走了。

“呵,什么扯淡条件。”阿尔文看着小嗝嗝远去的背影便拉下了拉杆,巨龙腹部巨大的舱门缓缓打开,露出一排排的桶装炸弹。

小嗝嗝从无牙的龙鞍上抽出一个剑柄,“记住了伙计,我可就靠你了。”,然后又拍拍无牙的脖子便站起身向后纵身一跃展开飞行服向巨龙的下方飞去。

没有头盔的小嗝嗝几乎睁不开眼,巨龙腹部的舱门已经快要完全打开,但是小嗝嗝的高度却有些过低。

“啾~”小嗝嗝身后传来一道紫色的火光,一个火球从他下方不远出掠过并产生一股热浪将他抬起。他向后望去并竖起一个大拇指,无牙歪了一下脑袋回应便展开翅膀减速下坠。

小嗝嗝紧握着手中的剑柄,炸弹已经坠落出吊舱,他将剑柄放在胸口,按下开关。剑柄的尾部瞬间释放出大量的绿色烟雾,第一颗炸弹就要坠入烟雾,小嗝嗝立刻按下另一个开关。

剑柄的另一边喷出一股火花点燃了烟雾,整团烟雾瞬间爆燃将刚刚坠入的炸弹引爆,爆炸又将上方的第二个炸弹引爆,接连向上连锁反应,一直到吊舱引爆所有的炸弹,博克岛的上空爆发出巨大的连锁爆炸吞噬了火焰中的一切,海面上倒映着巨大的火花和大量的黑烟。

一个黑影带着长长的烟雾从爆炸中飞出,他像失控了一样旋转着,无牙用力的扇动翅膀去追逐那个黑影。巨大的火球里还在传出爆炸声和更多的烟雾。

无牙接近了,但是小嗝嗝已经失去了意识,同时正在快速坠落。

“嘭!”小嗝嗝坠入了海中,无牙紧跟着收紧翅膀扎了进去。

海面渐渐恢复平静,他们的影子慢慢消散,就连阳光也无法穿透这深邃的海洋。

“不!”阿斯翠在大礼堂门外哭了起来,天上的烟雾已渐渐消散,斯图依克的情况也逐渐稳定,但是海面上却没有动静。

海水似乎泛起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光芒在慢慢汇聚变亮,整个海面都在散发着蓝色的光芒。

“嘭!”是镇海妖!数只镇海妖将小嗝嗝还有无牙从海底拖了起来,随后便是数只雷鼓龙掠过接住他俩,一路带到博克岛大礼堂前。小嗝嗝依然昏迷不醒,无牙虽已无力,但仍想触碰到他。

“好了伙计,该我来了。”高伯身上套着一个沾满血的围裙,他小心的抱起小嗝嗝朝族长的屋子走去。

所有的维京人沿着石路的两侧站着,每个人都在祈祷他们的族长能够再一次挺过危难的关头,还有博克岛的继承人也能挺过。

又是一个美丽的早晨,各种花朵开遍整个博克岛,人们与龙族都汇聚在族长的家门前,微风轻轻的拂过他们的脸庞,吹干上面的泪痕,接着便是巨大的欢呼声和五彩的烟花。

“爸爸,我也跟你一样了。”斯图依克抬起左脚,那是高伯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做的,“他说,跟你当年的那个一样。”

“好啊,这样你以后就能骑无牙了。”小嗝嗝抱起斯图依克,狠狠地亲着他。

“好什么?你还希望他以后跟你一样?”阿斯翠佯装生气,但立刻又恢复了迷人的笑容,脸上的疲倦也消了几分,“跟你一样命大就好了。”

“我说,先吃早饭吧?”高伯笑着挥了一下他已经装上饭碗的假肢。

人群围着哈道克家族往大礼堂走去,他们要好好庆祝这个充满希望的时刻、要在战后好好恢复全岛的心情、要准备好面对更美好的明天。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