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碎冰与极寒宝珠

原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1293177889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wanghong5042

标签:未完结原创驯龙高手短篇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本页已开启内嵌式阅读器
字号:默认-16px+
背景:默认绿
边距:默认-10px+

在极寒之地……

在深处……

静静地……静静地……

等待着……


天空中的极光交犹如呼吸般闪烁着,仿佛在呼唤着什么。

海的深处,暗黑色的海面泛着闪着银帆的波纹的下面,传出沉闷的犹如低喘的轰隆声,一串串气泡不断地漂浮上来,扰乱了海浪的节奏。

有东西要冲出来一般的,在那暗流之中剧烈的挣扎着,被搅乱的黑色的海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在漩涡的涡眼处,一个蓝色的光点在闪烁着。

呼!!

漩涡就像野兽的喉咙般,发出了刺耳的咆哮声。

当那声音消散时,漩涡的眼逐渐缩小,失序的海面逐渐平静。当海面上的银帆波纹有序的与天上的极光辉映时,蓝色的光点,在不时浮上来的气泡中,渐渐暗淡下来。


“呼哇~~!!”抱着双肩瑟瑟发抖的Hiccup,已经打了不知道第几个呵欠了。虽然冷,但还是困。

Hiccup托了托扣在自己头上的宽大的帽子——那是由他妈咪的一半胸甲做成的,另一半在他爹地那里。

头上的天空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着透不出一丝的阳光。

博克岛迎来了真正的冬天,现在正值年底,算是最冷的时候了,不过再过几天,不要说见不到阳光,就连一丝光线博克岛也不要想再见到。

根据以往的经验,大约在三天之后,博克岛将进入“极夜”。但是索性极夜的时间并不长,只有5天而已。

在这五天,大家都会放下自己手中的任何劳动,大吃大喝的庆祝5天,算是对这一年的辛苦的犒劳。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做好庆祝的准备工作。博克岛上的居民们分工明确,有的骑着龙出去采购,有的负责在家留守布置庆祝会场,还有的负责照顾一些因为主人太忙而无暇顾及的龙们。当然,大部分龙都会跟着自己的主任参与庆祝的准备工作,而那些需要照顾的,则是一些特殊的家伙。

“好了!Ruffnut!! Tuffnut!!你们别再吵了!!!”Astrid掐着腰,冲着怀中分别抱着一只Hideous Zippleback幼崽的双生子吼道,“已经够乱的了!!!”

蹲在Astrid身边的Toothless半眯着眼睛不断打量着推搡着的双生子,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噜的声响,它不时用前爪扒着地,拥有维京海盗标志的红帆尾翼肆无忌惮的甩来甩去。

“少在这里添乱了!你只会越帮越忙!”Ruffnut一把推开Tuffnut,带着嘲笑的口吻说道,“你连喂奶都不会呢!!”Ruffnut手中拿着特制的双头奶瓶,堵在Hideous Zippleback幼崽的嘴中,小家伙们大快朵颐的吸吮着。

Tuffnut踉跄的站稳,用手指搓了搓人中,反击道:“谁说我不会!谁说我不会!再说了!!不会喂奶又怎样!!!”

“Hideous Zippleback的幼崽每天要喂6次,每次要喂掺杂着鱼肉碎屑的羊奶2瓶,鱼肉碎屑与羊奶的比例为3:7,温度不能高于80度也不能低于65度,那样会影响它们的口感,而且鱼肉碎屑最好是深海黄鱼,三文鱼什么的不行……对了~鱼肉是等奶开过之后放进去的~还有就是……你们要知道……”拿着扫帚在角落中扫着龙的幼崽排泄物的Fishlegs碎碎念着,对于他的话,在场的众人只当做是浮云。

“要知道,照顾幼崽这项工作再没有人比我更合适的了~!你看看这些小家伙~多么的萌啊~!”Snotlout狠狠的亲了一口怀中的Monstrous Nightmare幼崽,他那闪着慈爱之光的眼眸中,映着的是那个歪着头扑腾着翅膀小家伙。

“呃……”众人不禁用手抚着自己的喉咙,做出了呕吐的姿势,“求你了!别这样!!那太猥琐了!!”

然而Snotlout并没有把大家的话听进去,他陶醉的用脸颊蹭着Monstrous Nightmare幼崽,对方也用听起来非常舒服的呼噜声回应着他。

趁着众人被Snotlout的行为石化的时候,Tuffnut抢过Ruffnut手中的奶瓶,让自己怀中的Hideous Zippleback幼崽喝剩下的一半。但是他怀中的小家伙死不并不领情,无论Tuffnut怎样将奶嘴怼入它们的口中,它们都将其吐出把脑袋扭到反方向去。

“是是是!万分抱歉!!!”Hiccup站得笔直,面对严厉的Astrid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站在对面的Toothless裂开了嘴发出噗呲呲的声音。

那表情……

“Toothless!不准笑!!”Hiccup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忽闻身边传来了哐啷哐啷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轨迹看去,只见自己的胸甲头盔在地上一弹一弹的向自己靠近。Hiccup好奇的拿起了头盔,只见那下面扣着刚才那两只在自己脚边玩闹的Terrible Terror幼崽。

Hiccup欣喜,俯下身子用手轻轻挠了挠两只小龙的下巴。Terrible Terror幼崽感受着Hiccup所传达的谢意,舒服的昏厥了过去。

“那么我们……哇~!!!”正想起身帮助Astrid等人照顾龙崽们的Hiccup却被飞扑过来的Toothless撞倒在地。Toothless巨大的身躯覆盖着Hiccup,它不断用自己头拱着Hiccup的脸。

“什么?你也要挠痒痒?不行!我得先去帮忙~然后才行!”Hiccup试图跟Toothless解释着,但是对方根本摆着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神情继续在他身上抚摩着。

“坏孩子!Toothless!”Hiccup无奈的抱怨着,以他的力气根本推不开压在自己上面的Toothless。不过,这样的情形他也早就习惯了,对付这样的Toothless有一招是十分管用的。一丝邪恶闪过Hiccup的眸子,他不在抵抗Toothless对自己的亲昵,而是将自己身上的毛坎肩打开……

Astrid等人忙着自己手中的活,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声怪叫。

“Toothless?”Astrid不明所以的眨着眼睛,只见Toothless已经跳到了这个房间的梁子上。

刚才明明都腻歪到那种地步了,怎么突然……

只见Hiccup满意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后背的土,并且哼着歌走向不远处一群熟睡的Gronckle。

在梁子上踱步的Toothless悻悻的哼着,看起来想下来继续与Hiccup亲昵但又在害怕着什么。出于好奇心,Astrid跑向Hiccup。

“我说……你到底对Toothless做了什么?”Astrid用胳膊肘撞了一下Hiccup,只见对方露出了一丝邪恶的微笑,拉开自己的毛坎肩。在那毛坎肩的内侧,是一条黑一条黄然后逐渐错落下来的条纹内衬。

“呃……”Astrid无力的垂下肩,看着仍然沉浸在“胜利”喜悦之中的Hiccup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要换做是别人,立刻会被Toothless喷成灰烬!!

“什么?”听到Astrid的嘟囔声的Hiccup歪了歪脑袋,见对方撇了撇嘴便将注意力重新投回那一群熟睡着的Gronckle身上。

“Gronckle?怎么了?”看着眉头紧锁着的Hiccup,Astrid好奇地询问着。

“Gronckle平时1天24小时只睡16个小时,但是从昨天开始,它们一天却睡了20个小时!!”声音来自Fishlegs,他拿着扫帚一边扫着地一边靠近Hiccup和Astrid,“起初我以为它们只是不舒服,但是看起来似乎平不像。因为它们很平静,也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但是这样平白无故的增加睡觉时间很耽误事儿啊!!有好多工作都帮不上忙……”

Fishlegs的话中透着强烈的不满情绪,他的龙就是一只Gronckle,现在正在他的卧室呼呼大睡呢。无论Fishlegs用怎样新鲜美味的鱼挑逗他的Gronckle,对方就是不理他自顾自的呼呼大睡。

“要是他们会说话,或者我们能听懂他们的语言就好了……”Hiccup的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他看着熟睡着的Gronckle,又看看还在房梁上徘徊着用忐忑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Toothless,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别这么说~” Astrid拍了拍Hiccup的肩膀,“我们现在不是相处的很融洽么?”

Hiccup的瞳孔中映着带着微笑的Astrid身影,这使他不自觉的也露出了笑容。

“Fishlegs,这两天再仔细观察一下Gronckle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要是有赶紧向我汇报!”Hiccup嘱咐着Fishlegs,随后走向Ruffnut、Tuffnut以及Snotlout,“听着伙计们!除了忙庆祝的准备工作外,多关心一下你们的伙伴们~毕竟我们的庆祝会它们也是一半的参与者~”

那三个人听着Hiccup的话,不住的点着头。

“有什么需要嘱咐我的?”Astrid站到Hiccup身后,等待着他对自己的指令。谁知对方却带着一脸为难的笑容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说道:“只要别让你的Deadly Nadder对我们进行烈焰之息的洗礼就行~!”

听到他这么说,她不满的踹了他一脚,随即引来了伙伴们的一阵唏嘘。

Toothless看着下面玩闹的几个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它抬起头,透过房顶的窗户看向天空。

厚厚的云彩将天空封的严严实实的,透不出一丝阳光。

Toothless动了动鼻子,发出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呜咽的声音。

“yahoo~!!!”凛冽的风拍打着脸颊,棉絮般的云不断地在在眼前闪现。没牙仔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着,骑在它背上的小嗝嗝俯下身子,将脸贴在它的后脑勺上。

“没~~牙~~~仔~~~~”他亲昵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啪!

小嗝嗝的左脸遭到了没牙仔的攻击。

“我说~没~~牙~~仔~~~”他继续用撒娇的声音呼唤着它。

啪!

小嗝嗝的右脸遭到了没牙仔的攻击。

“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小嗝嗝用被没牙仔的耳朵抽得生疼的脸颊蹭着对方布满鳞片的皮肤。

没牙仔发出呼噜噜的喉音,随即来了个90转向,以与地面处置的角度俯冲下去。

强大的冲击力使小嗝嗝无法睁开眼睛正视前方,他知道这是没牙仔对自己这几天都没跟着它一起在天空中撒欢的报复。

算了……由着他来吧……

小嗝嗝苦笑了一下。

“伙计~你就这点能耐吗?”小嗝嗝说着带着一丝挑衅的话,动了动由其假肢控制的位移连接器。固定在没牙仔尾端的红色人工尾翼改变了形态。

“呼~!”没牙仔发出愉悦的喘息声,将自己的双翼张开到最大,身体放轻松,随着俯冲时产生的气流展开了回旋。

凭感觉知道已经离地面不远的时候,小嗝嗝再次动了动假肢,人工尾翼再次改变了形态。没牙仔改变了飞行轨迹,身体与地面平行着在天空中滑翔,它震动着自己的双翼,不断提振着高度。

“干得不错~伙计~接下来想怎样呢?”小嗝嗝拍了拍没牙仔的头,而没牙仔像得到了指示般的扬起了身子,再次以与地面垂直的角度,向上方加速冲去。

“呃?还要再像刚才那样玩儿一次吗?”小嗝嗝好奇的歪了歪头,察觉的没牙仔心意的他全身心的投入于没牙仔的动向之中,只要没牙仔稍有行动,他就立刻活动自己的假肢改变人造尾翼的形态。

没牙仔用余光打量着自己背上的人的神态,眼眸中闪过一丝邪恶。它不断挥动着双翼,不断增加速度向上方冲刺。

“没牙仔?”感觉没牙仔并没有在自己预计的时间范围内改变动向的小嗝嗝,在心底产生了一丝疑惑。就在他想询问没牙仔到底想怎样的时候,对方突然来了个急刹。

“!!!!!!!!”小嗝嗝大惊,脑海中闪现了他与没牙仔第一次在空中飞行时的那次情形。

一样的,小嗝嗝由于没牙仔突然停住所产生的惯性,身体飞离了没牙仔的背,连接着鞍子上的安全锁也脱了钩。看着带一脸错愕的神情飞过自己头顶的小嗝嗝的没牙仔,咧开了嘴。

“你这条恶龙~!”小嗝嗝装作生气的样子指着没牙仔,当惯性递减为0的时候,他便向下坠去。

小嗝嗝闭上眼睛,身体毫无顾忌的放松着,耳畔全是风的声音。

啊啊,感觉真的好极了!

小嗝嗝在心底大喊着,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没牙仔就与他平行着一起向下坠着。他微微扬起了嘴角,向对方伸出了手。对方看看他的手,又看了看他那有着人畜无害笑容的脸,歪了歪头。在心底还有一丝疑惑的时候,它伸出了自己的爪子握上了他的手。

小嗝嗝轻轻用力,自己便向没牙仔靠了过去。他扑在它的怀中,搂着它的脖子。它把自己的鼻头埋在他在风中风舞者的发丝中,那最喜欢的气味使它发出了柔和的嘶鸣声,不自觉的,将自己的爪子环上他的腰,希望与它贴的更近更紧。

“好了~”小嗝嗝在没牙仔的怀中摸索了一阵,顺着鞍子的皮带来到了没牙仔的背部,将腰间的保险绳重新套回鞍子上。

“我们再玩儿一会儿?”小嗝嗝试探性的问着,将自己的假肢插入人造尾翼的连接器中,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呼应后,他便改变了人造尾翼的形态。没牙仔也在同时改变了飞行的轨迹,转了三次身后,冲向了天空的深处……


当没牙仔驮着小嗝嗝回到博克岛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小嗝嗝!一天都不见你人影!!”艾丝翠恶狠狠地等着还未完全脱离高空反应的小嗝嗝。


“抱歉……艾丝翠!我还有些晕……”小嗝嗝用拳头轻轻盯着自己的额头,仔细想想……这恐怕是自己跟没牙仔一起在天空中呆的最长时间了。

看着状态欠佳的小嗝嗝,没牙仔有些担心的靠了过去,并且发出了呜呜的喉音。

“伙计,我还好啦~”小嗝嗝拍了拍没牙仔的头,一想到自己前几天一直没有时间陪没牙仔,今天一次性补齐是应该的事情。

“是新记录呢!艾丝翠!我要把今天的飞翔时间记录在本子上~”小嗝嗝打趣的说道,他耸了耸肩,深吸了一口气来调节自己的状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艾丝翠白了一眼小嗝嗝,不过她的眸子中很快被焦虑所淹没。

“我的纳德……今天一天都没什么精神呢……”艾丝翠有些不知所措的挠着头,她看了看小嗝嗝,又看了看蹲在小嗝嗝身边用后爪挠痒痒的没牙仔,“没牙仔这么精神真好……我的纳德和她的宝宝们要是也能像没牙仔一样活蹦乱跳的就好了……”

“艾丝翠……”小嗝嗝抬起手拍了拍艾丝翠的头顶,想到前几天一直嗜睡的鱼腿儿的葛伦科,“前几天是葛伦科,现在连艾丝翠的纳德都……”

“才不是……”艾丝翠打断了小嗝嗝的话,“不止鱼腿儿的葛伦科和我的纳德,村子里好多人的龙都陷入了长睡眠状态!”

“呃?!”小嗝嗝一惊,身旁的没牙仔也瞪圆了眼睛。

“小嗝嗝你前几天一直在忙别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都没跟你说!但是现在不行了!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了!”艾丝翠的神态显得有些抓狂,她说话的口吻几乎与咆哮,看着小嗝嗝那完全一副懵了的神情,她拽起他的手,直奔龙舍。

小嗝嗝被艾丝翠踉跄的拽到了龙舍,没牙仔紧随其后。原先本来显得宽裕的龙舍,现在里面几乎住满了龙,而每只龙的身边还有他们的主人。

“小嗝嗝来了!!”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龙舍的门口。那些复杂的眼神让小嗝嗝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

“小嗝嗝!我们的龙睡不醒了!”

“身体不舒服?吃错东西了?还是别的什么??”

“虽然工作都忙完了可还有些别的事!”

“他们还要跟我们一起庆祝五天!这样睡下去多寂寞!!”

村民们一张张不知所措的脸淹没了小嗝嗝的视线,但是小嗝嗝比他们显得更加不知所措。

这该如何是好!!

正当小嗝嗝为难的时候,他忽然脚下一软。

“艾丝翠!”小嗝嗝惊呼,他发现艾丝翠拽着他的脚将他从包围着的人群中解救了出来。看着依旧挣扎的挤向小嗝嗝原先所站位置的村民们,那已近失控的气氛让小嗝嗝深感无力。

“呼——!”一抹青色的光柱扫过众人的头顶,原本混乱的龙舍突然安静下来。脑袋上的头盔还着着些许火苗的村民们齐刷刷的看向那青色光柱的来源,只见喉咙中发出低沉吼声的黑着脸的没牙仔,微微张开的嘴的缝隙中还闪着些许火花。

见此情形,村民们识相的抿起了嘴,默默摘下投下的头盔熄灭那上面的火苗。

“谢谢……没牙仔……”隔着村民们小嗝嗝向没牙仔挥了挥手,“那个……大家听我说!”小嗝嗝吸引住众人的目光。

“那个……我……我……”小嗝嗝垂下肩,用余光打量着龙舍中熟睡的龙以及站在自己面前的村民,“对不起……我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样担心……我真的很抱歉……”

村民们看着小嗝嗝,对自己令他为难而感到内疚。

“小嗝嗝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洪亮的声音从龙舍的门口传来,众人带着复杂的目光向那里看去。

“老爸?!”惊诧万分的小嗝嗝的瞳孔中,映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史图伊克。

“那家伙……”史图伊克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他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砸在龙舍的大门上,“碎冰!是那家伙!我敢肯定!是那家伙要来了!!”

在场的众人惊讶的捂住嘴,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貌似谁也听不懂史图伊克在讲些什么。

小嗝嗝也何尝不是,他和艾丝翠交换了一下眼神,双方皆是迷惑。

没牙仔呜咽着,用莹绿色的眸子打量着史图伊克,在它那黑圆的瞳仁深处,暗暗涌动着不安……


被擦得锃亮的胸甲头盔,映着小嗝嗝沮丧的神情。坐在他旁边的其余几人也唉声叹气的擦自己的头盔。

“孩子们!打起精神来~!”葛伯将手中的毛巾在众人面前抖落了几下,上面散发出的霉的恶臭的气息,让几个人回了神儿。

看着众人作呕的反应,葛伯满意的笑了起来,他用自己的铁钩手臂托起自己的头盔,在不同角度打量着看着还有什么地方擦得不够干净。

要问为什么擦头盔,还不是因为极夜的来临。你要知道,维京人在某些方面可是非常讲究的。在五天的黑暗中,他们是要靠头上锃亮的头盔来让大家知道自己在哪里。光洁的头盔会在极光的笼罩下变得像个灯。

“别停下你们手中的活,孩子们!!”葛伯大喝一声,“要是擦得不够亮,我们可是很难在暴风雪中发现你的!”

葛伯做着可怕的表情,而众人只是迷茫的冲他眨着眼睛。

“我说,葛伯……你应该知道我们想知道什么……”小嗝嗝试探性的问着,其他几个人也赞同的点着头。

“那是你老爸的事儿,我可不怎么想管;我劝你们也不要管,你们是知道他的性格的……”葛伯顿了顿,“碎冰,是史图伊克,不,可以说是所有维京人,恩……的宿敌!”

几个人专注的听着,手里的活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好了葛伯,快告诉我们碎冰到底是什么~!”

“别着急孩子们……我会慢慢跟你们说……”葛伯看着自己手中的头盔,神秘的笑了笑,“所谓的碎冰,其实是一种龙,一种只在极夜期间出现的龙!传说这种龙会在暴风雪的保护下,在极夜的时候出来四处游荡。”

“哦哦!关于碎冰的资料我曾经在屠龙手册中看到过~”鱼腿儿兴奋的叫道,“书上说,这种龙从来不以自己本来的面目展现在众人眼前,它的身上总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铠甲。没有人知道碎冰是如何制造的这身铠甲,也不清楚他们是不是一出生就穿着的~!”

“说得好鱼腿儿~但是并不是这种龙不以真面目来见人,而是人们还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被冻住了……”

“啥?!”众人大惊。

看着几个孩子那惊恐的神情,葛伯更加来劲了,他靠近几个人,压低声音缓慢的说道,“还记得我在跟你们我第一次遇到骨碎龙时遇到的那个被冰封住的维京战队的事么?那个就是碎冰的杰作!要知道,平常在暴风雪中就是很难发现敌人的行动,更何况是在极夜之中呢?”

“好了葛伯,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他和我老爸有什么关系!”小嗝嗝最关心的莫过于此,回忆起刚才自己老爸那副凶恶的神情,小嗝嗝的心狠狠的抽痛着。

那样的神情,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见过了。

“呒……”葛伯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笼罩着一丝悲伤,“你知道的小嗝嗝……这事儿本来连史图伊克都不想提……但是……但是你是知道的……”

“……”小嗝嗝吞了吞口水,他眯起眼睛,“什么?”

“你们要知道……传说……碎冰之所以会在极夜的时候出现,是与极寒宝珠有着莫大的关系的……”葛伯放下自己的头盔,对面的几个人突然显得莫名的兴奋——当然,除了小嗝嗝。

极寒宝珠,那个是维京海盗梦寐以求的东西,据说只要拥有了它,只要是维京海盗能到的地方,皆唾手可得。那宝珠有能控制冰雪的非凡的力量,能控制自然气象,就仿佛得到了与神祗所匹敌的力量。

但是,就跟所有的宝物一样,想要得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传说,又是传说,极寒宝珠会在极夜随着一座由冰打造的神殿从几千英里深的海的深处升到海面,而这神殿位置就在地狱之门附近。没有人能见到神殿,更没人能找到极寒宝珠,因为那里有碎冰守卫着。碎冰是与极寒宝珠一起从海底浮出水面,在极夜结束前,它必须保证宝物的安全,让那些打着想把宝珠据为己有的人都变成大冰块。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这些都是神话没有事实依据,根本不可信~!”艾丝翠摊了摊手,她根本不觉得会有极寒宝珠这样的东西的存在,不,应该是在潜意识中不希望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与神所匹敌的力量,那太可怕了。


“是的,我们都是这么想的,但是……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觉得这些传说是真的,并且为了缔造新的传说而去想办法得到极寒宝珠!要知道,小嗝嗝你的老爸就是这样的人,当然……我说的是他以前……现在不是了……”说到这儿,葛伯深沉的叹了口气,“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的史图伊克和他的堂弟一起,无时无刻在寻找着极寒宝珠的踪迹,那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就算在危险的地方他们都敢去,因为他们身体里的维京人的血告诉他们是战无不胜的。村子里的人都为他们都疯了,小嗝嗝的母亲为此充满了担忧。就在小嗝嗝出生那年的极夜,当史图伊克再次与他的堂弟一起出去寻找极寒宝珠的时候,她追了出去……”

磅啷——!

重物锤击地面的声音打断了葛伯的话,众人将视线投向声源,只见小嗝嗝的胸甲头盔在地上打着转,而它的主人则瞪圆了双眼。

“五天之后……当极夜结束后太阳再一次升起来的时候,寻找极寒宝珠的史图伊克和他的堂弟回到了家,看到的是自己妻子的尸体……我们……我们是在厚厚的雪堆中发现她的……”葛伯捡起小嗝嗝的头盔,用手摸了摸,然后将它扣到了小嗝嗝的头上,“看到自己爱人尸体的史图伊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打那之后的极夜,他就再也没去寻找过极寒宝珠……”

葛伯边说着,边走到房门口。他打开门,看着天空中闪现着的极光。

“呼……我……我觉得我该去龙舍那里看看了……”葛伯说着,蹒跚着走下楼了楼梯。

“那个……我们……我们也……”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鱼腿儿等人,蹑手蹑脚的跟随葛伯出了门。

宽大的胸甲头盔遮住了小嗝嗝的眼,艾丝翠无法推断他到底是怎样的一副神情。

“那个……小嗝嗝……”艾丝翠伸出了手,她不知道该对小嗝嗝说些什么。史图伊克从未跟小嗝嗝说过他的母亲是怎样去世的,至少艾丝翠从未从小嗝嗝口中或者是村中别的人口中听到过这件事。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史图伊克心中永远的痛。以前的史图伊克痛恨龙,换句话说他可能更加痛恨自己。每当一看到龙就想起自己当年的年轻气盛。那种懊恼、悔恨、几近绝望的心情,他需要发泄,这使他选择了战斗到底这条路。

死亡与荣耀并存!

这是那个时候,史图伊克最喜欢说的一句话,现在几乎已经听不到了。

艾丝翠摇了摇头,视线猛的被门口一摸漆黑的视线所吸引。

那是没牙仔。

没牙仔往屋里张望着,显得有些焦躁。

艾丝翠轻轻走了过去,把门打开示意没牙仔可以进来。没牙仔看了看垂着脑袋的小嗝嗝,又看了看艾丝翠,轻声呜咽着。

“乖孩子,去他身边吧……”艾丝翠把没牙仔往小嗝嗝身边推了推,随后抽身走出了房间。

没牙仔用鼻头拱了拱小嗝嗝的胸甲头盔,又拱了拱小嗝嗝的脸颊。一丝湿润的气息让它不适的打了个喷嚏。

它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鼻尖,感受到的是近似于海水般苦涩的味道,而这些都是源自小嗝嗝的脸。

与自己以往所知的气味不同。

没牙仔用自己稚嫩的舌尖舔着小嗝嗝的脸。

“伙计……”小嗝嗝沉闷的声音从胸甲帽子下面传出,“我感觉糟透了……”艾丝翠站在门口,从门缝中向里张望着,但只能看到没牙仔那漆黑的后背。她抿起了嘴,准备转身离开,然而在台阶下面,史图伊克正看她以及她身后的那扇门。


【未完待续……】

avatar
夜轮
头像是左手鼠标酱的Toothless拟人。

微博https://weibo.com/2873481910 推特https://twitter.com/Nightwheel_C

夜轮的更多文章

【同人】碎冰与极寒宝珠
  0     0
如何入坑驯龙高手
  0     1
对Grimmel the Grisly角色的探讨
  5     0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