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龙之旅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亡灵祈祷者

标签:已完结原创驯吧九周年纪念册收录牙杯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目录

0

博克岛的年轻人们在村口碰了面。夏季的夜晚,即使太阳沉在了海平面以下,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天际却仿佛还是破晓一般的微明。

“我真的不敢相信古稀会做出这样的预言,龙真的会消失吗?” 鼻涕粗用他的肩膀大力地撞了小嗝嗝一下,这让小嗝嗝一个趔趄,好在阿斯翠就在不远的地方,年轻的女战士一把扶住了他。

鼻涕粗却仍旧继续说道:“我说过什么?能做出预言的人都信不过,你知道上一个和我提出预言的人怎么了吗,她说不了话。”

鱼脚司提着一盏油灯,插话道:“我假设你记得上一个给你做出预言的人是古稀,而古稀本来就是哑巴。”

“好吧,是吗,这能说明什么。”鼻涕粗表示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我们是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是去找我们的龙,我感到我的胸口很难受,就像有一颗尖牙在撕咬一样。”

小嗝嗝干脆举着火把,朝着村外走去:“我告诉过你,那种感觉叫做伤心,我们必须要穿过乌鸦岭,翻过那座雪山,靠我们自己,因为那个预言——你觉得龙会离开我们吗?”

“我只对其中我和我妹妹会继承一座岛屿的预言感兴趣。”悍夫纳特和他的妹妹对视一眼,开始窃笑,但很快他们就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在小嗝嗝不赞成的目光下挤出几滴眼泪来:“当然,你知道,我们也很想念巴夫和贝琦——你知道,我们只是不擅长表达,没心没肺惯了。”

“我们要找到我们的龙,你觉得我们的龙会离我们而去吗?”小嗝嗝转过身来,他整理了自己的挎包:“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段很长的旅程。”

阿斯翠说:“我不知道你还在担心这个,别瞎想了,无论是什么人都不能够把你和你的龙分开——”她停顿了一下,用胳膊肘碰了碰小嗝嗝,带着一点挪愉地说道:“毕竟在我们还以为龙是我们最大的威胁的时候,你就和你的无牙在那片美丽的海湾邂逅了,还记得火炬那次吗,他最后还是回来了。”

小嗝嗝捂着被阿斯翠顶了一肘子的肚子:“……你下次也许可以试试不那么博克的办法来和我交流。(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朝着村外走去)但是那一次,无牙发了很大的脾气,我不知道一只伐木龙宝宝竟然会让他那么生气——我有什么办法,毕竟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是条龙。”

众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在森林里面走了一会儿。尽管旅程没有开始多久,他们还是觉得有些无聊了,双胞胎说他们可以唱歌,所有人都劝他们闭嘴。阿斯翠提议他们可以讲讲他们和龙的故事,小嗝嗝来了精神,但阿斯翠又说:“你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也许可以听听我们的故事,毕竟你不是这里唯一一个有龙的。”

1

其他人表示附和,但每个人都想先讲自己的故事。四周的树渐渐地多了起来,他们仍旧能够听见海风的声音却已经看不见村庄的灯光了,树叶沙沙地作响,鱼脚司举起手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他带着一点儿欣喜,把灯凑近了自己的脸庞。

葛伦科的暴躁的众所周知的,而龙就是龙,龙只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葛伦科又一次拆了村子里的房子的时候,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够重新选一条龙。

“毕竟葛伦科不是什么威猛的龙,而且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他的父母说,尽管有龙也改变不了鱼脚司实际上只是个性格温和的爱看书的胖男孩而已。他的父母想要让他变得更加的“维京”一点,曾经是和龙战斗,后来是拥有一条更加威风的龙。

“我知道你不像致命纳德那样看上去矫健,也不像双头龙一样两个头两倍难度,也不像烈焰狂魔一样看上去那么威风。”他在海滩边找到了一小块破碎的贝壳,是他在书上看见的、一直想要的那种,可惜不完整,但鱼脚司还是把贝壳碎片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或者无牙,那可是夜煞——我能不羡慕吗?”

肉球只是吞下了一块花岗岩,咧着嘴看着他。他走哪儿龙都跟着,鱼脚司无聊地用脚踢着沙子:“每一次我们都能突破我们的个人记录,但是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像别的人一样呢。”

他看见不远处的海滩有另一个在阳光下闪耀的贝壳,完整的。鱼脚司小跑着过去,捡起来紧接着他发现前面有更多的一模一样的贝壳,他手抖了一下,贝壳就掉在了地上。眼花缭乱之中,鱼脚司竟然找不到哪一枚才是他刚才捡起来的贝壳了。

他站在海滩上犹豫了一会儿,拍拍自己的脑袋:“这里所有的贝壳看上去都差不多,我可以随便拿一个,我总是能碰见更好的,不是吗?”

他像自我安慰一样地随便捡了一个,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葛伦科跟在他的身后,小翅膀煽动嗡嗡嗡地直响。鱼脚司捡了这枚又放弃了那枚,他有些犹豫——这里所有的贝壳看上去都棒极了,但却似乎毫无特色。

连龙振动翅膀的声音都变得烦人起来了,更别提葛伦科还突然像是被投石器抛出的石头一样从他的身侧冲了出去,直把他撞得一个趔趄。龙在海滩上兴奋地挖掘,鱼脚司赶了过去,葛伦科像是献礼一样地挖给了他一块贝壳。

一块贝壳,不是书上提到的那些名贵的、少见的,却与众不同,葛伦科期待地看着他,鱼脚司接过了贝壳。他仔细端详上面的纹路,觉得新奇,它没有那么漂亮,却是他最喜欢的一个。龙舔了一下他,鱼脚司忽然发现肉球不像是其他的葛伦科一样那么暴躁,而更像是一位小公主。

“就像是小嗝嗝一样,一开始可能不是大家都期待的那个,但他是与众不同的。”鱼脚司最后总结道,“他和无牙可能并不完美——小嗝嗝太瘦弱了,无牙没有自己的同类。但他们找到了彼此,就像我发现海滩上有一个贝壳与众不同,就像我发现我需要去接受真正的肉球。”

他说到这里,露出一个笑容,他感到庆幸。

鼻涕粗眼睛看向天空:“好极了,我们听完了你的温情故事了。”

小嗝嗝露出无奈的表情:“我是不是应该追究你说我瘦弱这件事情?”

双胞胎因为鱼脚司的称呼而坏笑起来,阿斯翠一下子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后面的人也接着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来,用她那双蓝眼睛认真看着面前的每一个人:“穿过前面的河道,我们就告别平地了,也许我们需要稍微休息一下,补充补充体力?”

她率先跳下去:“我也好讲讲我的故事,其实我本身是对小嗝嗝和他的龙没什么意见的——”

2

他们需要渡河,直接从水里过去,鞋子都湿透了。

上岸后又走了一段距离,才找到了一片凭证的空地,鼻涕粗去生火。年轻人们拿着干粮围着火堆坐下,阿斯翠清了清嗓子:“我和风飞的故事可没有那么平和,这更像是一个冒险故事。”


梅尔度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强壮才成为一个难缠的对手的,他说出的每句话听上去都像是刀子戳在人的伤口 。

“如果不是龙,我们的仓库也不会被毁掉,老戈伯辛苦了几个月手机的矿石全没了,这多亏你啊,小嗝嗝。”梅尔度佝偻着腰,撑着他那根带着骨头的拐杖,一瘸一拐地从人群中穿过。

他似乎什么也没有做,但阿斯翠还是觉得可以。随便怀疑他人哪怕这个人曾经做过很多错事也是不对的,小嗝嗝垂头丧气,说他会和无牙一起找回那些矿石,无牙用脑袋蹭着小嗝嗝,试图让他振作起来。

阿斯翠不想参与这件事,她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和风飞溜出了人群。梅尔度住在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如果有龙的话她很快就能到。

风飞却没有立刻起飞,抖了抖翅膀,期待地看着她。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他们为什么不来。”阿斯翠整理着鞍,“不是我信任不过他们,而是他们不适合去做这件事情——鼻涕粗太自大了,鱼脚司又懦弱,小嗝嗝和无牙默契的就像是共用一个灵魂,但是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战士。”

“让他们和我一起可能只会拖累我,毕竟我们是去探查消息,不是去拆迁。”

梅尔度看上去没什么异样,应该说他平时就是那副招人讨厌的模样,阿斯翠跳下龙背,风飞想要跟着她,但被她阻止了。

“你的脚步声太重了,而且老霉一鼻子就能闻到你来。”

风飞只能抖抖身子,生气一样地转过身去,背对着阿斯翠。阿斯翠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地朝着梅尔度的位置走去了。

她偷偷地溜过去,梅尔度看上去不在家,但是桌子上却放着一块矿石。阿斯翠拿起来看了看,的确是之前在戈伯仓库里的其中之一。外面传来梅尔度的抱怨声和绵羊咩咩,情急之下她躲在了梅尔度装杂物的屋子里。

我有点后悔没有带人来了。她想。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梅尔度被这样的喧闹吸引了,他叫嚷着龙毁了他的菜园。阿斯翠趁机从屋子里溜了出来,但梅尔度就横在她要离开的必经之路上,而屋子后面是连接着大海的悬崖。

现在只有一个机会,就是从悬崖上跳下去跳进海里。阿斯翠知道现在她能够靠得住的人只有她自己,但她从来没有试着从这里跳进水里过。风飞看上去有试着接住她的意思,但阿斯翠可没什么胆子去试试。

她找到了看上去相对安全的落水区,而梅尔度也发现了这里的问题,正在赶过来。阿斯翠匆匆忙忙地跳下去却发现距离她想要落水的目标偏了那么一点。就在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撞上的时候,龙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


“风飞是可以信任的,她可能有些事情做得不是很好。”阿斯翠曲起腿,拨弄着火堆,她的鞋子已经烤干了,“但如果和她一起战斗,我可以很放心地把我的后背交给我的龙。”

鼻涕粗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认为我不能够和你并肩战斗。”

鱼脚司做出一个期待的动作来:“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和我的肉球一起学会渡过难关。”

小嗝嗝说:“我被红死神击中坠落的时候看见无牙向我冲来,那一刻就感觉什么都不害怕了。”

“好极了,每个人都知道你和你的龙有多么互相信任,小嗝嗝。”悍夫纳特有些急迫地在小嗝嗝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插话进来,“我和我妹妹也是互相信任,但是你知道血缘关系有时候也不能阻止我们之间产生隔阂,尤其是我们共用一条龙的时候。”

小嗝嗝打了个呵欠:“我们都很乐意听你们的故事,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休息了,没有龙给我们守夜,你们可以明天再讲你们的故事。”

虽然双胞胎看上去有些意犹未尽,但最后还是同意了这项提议。他们商议好守夜的事情后,就各自找了地方睡下了。

3

“无牙——别舔……”半醒半睡之间,小嗝嗝感受到了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正在舔他的脸,他不耐烦地转过身去,把身体蜷缩起来。但是那骚扰仍旧没有停止,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睁开了眼睛,一咕噜坐了起来:“你这个坏龙龙。”

周围传来窃笑,小嗝嗝一下子清醒了,他睁开眼睛,才看见是鼻涕粗正在用一片树叶逗弄他。男孩无话可说地耸耸肩膀,此时天色微明,恰是黎明时分。

他们洗漱完了,简单的吃了早餐,火堆早就熄灭了。暴芙纳特提醒几人他们没有忘记昨晚说的话:“当然了,我们的故事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就算是小嗝嗝和无牙也不例外。”


谁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就想谁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兄弟或者姐妹。在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们就常常与自己的血亲争斗。等到他们长大了,虽然彼此都知道他们是可以信任的,但在日常生活中双胞胎还是免不了起冲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共有一个母亲来自同一个家庭也不能让他们共有一个脑袋。

在他们共用一条龙后,他们之间的矛盾有增无减。

“说好的今天要去推翻牦牛,给他们一个恶作剧。”

“但是鱼脚司他妈妈刚刚做了螃蟹蛋糕,来吧妹妹,我知道你喜欢那个!”

双头龙就像是双胞胎,两个脑袋也分不开一个身体。每个人和一个脖子前往自己想去的方向,结果被连在一起的身体牵绊住了,谁都走不了一步。

“按照原定计划,我为这个想了好久,我甚至为了它洗了我的头盔!”

“去吃螃蟹蛋糕,平时你吃不到的螃蟹蛋糕,你再不洗你的头盔它就会长在你的脑袋上!”

“牦牛!”

“蛋糕!”

“牦牛!”

“蛋糕!”

两个人争执不下,一个嗓门比一个大,他们干脆从龙脖子上跳了下来,抓住对方头盔上的角,试图把对方按回去好让自己的计划能够达成。巴夫和贝琦也不甘示弱,就着一个身躯和两条脖子打了起来。一个喷着毒气另一个打了火花,把人和龙都炸成了黑脸。

悍夫纳特气急,用力之下听到了一声钝响,他发觉手里一轻,自己妹妹头盔上的角竟然被自己掰了下来。暴芙纳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悍夫纳特:“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对我。”

“那是!我妈妈!给我!做的头盔!”

他的胞妹瞪圆了眼睛,一把从悍夫纳特的手里抢过了自己帽子上的角,还不等悍夫纳特说任何一句话,她就丢下自己的龙跑了。贝琦想追上去,巴夫却一动不动,两条龙被不同的前进方向扯得一个趔趄,在地上脖子缠绕着脖子打了起来。

“反正我妹妹一会儿会回来。”

他信誓旦旦地说,抱着双臂,还特地把头扭过去,装出一副自己好像了不起的样子。双头龙的两条脖子打累了,干脆都支着脑袋来看他。但等了好久,等到路过的村民都把他当傻子双头龙和好如初自己玩去了,他的妹妹也没有回来。

等到夜幕低垂,悍夫纳特只好自己回家了。

暴芙纳特没戴帽子,一看见他就背过身去,掉了角的头盔扔在桌上,悍夫纳特和暴芙纳特说了好几句话,他的双胞胎妹妹也只把他当空气。

悍夫纳特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真的很不可原谅的事情,他的妹妹都不和他开玩笑了。

他把自己的头盔摘下来:“我把我的头盔给你,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推牦牛,我还想到了几个新的恶作剧。”

暴芙纳特不理他。

等到暴芙纳特去睡觉了,悍夫纳特还是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他干脆偷拿了暴芙纳特的头盔,想要把被他掰下来的角粘上去。

戈伯说:“可以修,但是修了以后太丑了。”

小嗝嗝说:“你当无牙是铁匠吗?”

鱼脚司说:“你可以去南边的岛屿寻找一种黑色树枝的树,然后用它的汁液来修补头盔,哦我记得书上说这种树周围有——”

悍夫纳特没听完他说话就走了,还顺便拿走了放在桌子上的螃蟹蛋糕。

“我就知道是你拿走的!”

“嘘,当然是我,你还要不要听故事。” 鱼脚司只能不再说话,他们正在攀登一座雪山。

一个人驾驭双头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其中一个脑袋不配合的情况下。到最后悍夫纳特不得不把自己珍藏的熏鱼和烤鱼还有龙薄荷都拿了出来,才让双头龙的两个脑袋都一样地配合自己。

飞离博克岛一会儿,他就有点搞不清方向了,更何况起初还晴朗的天空此时阴云密布。一阵狂风让他们失去了平衡,双头龙一头扎进了暴风雨之中。

他们几乎是坠落在了一座岛屿上,悍夫纳特发现自己被挂住了,双头龙被远处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扑闪着翅膀跑了。

——好吧,唯一可以庆幸的是,挂住他的就是鱼脚司所说的黑色树枝。

尽管悍夫纳特平时看上去没个正行,但无论如何他也是接受过维京战士的训练的,他立刻就拉住树枝把自己拉到了树杈上。

双头龙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悍夫纳特砍了足够的树枝,拖去了海边,却发现自己现在没有回去的办法。

“好吧,我有什么办法呢。”他对自己满不在乎地说。而背后的树林里传来了动静,紧接着就有一只浑身布满黑色鳞片的龙张着血盆大口朝着他扑了过来。悍夫纳特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攻击,他一边跑怀里的树枝一边掉他就弯下腰去一边捡。

龙穷追不舍,悍夫纳特跑的气喘吁吁。眼见龙就要追上他了,悍夫纳特也无路可逃,他只能背靠着山壁,把自己的头盔向龙丢去,可出乎意料的是,龙竟然走了。


“我估计是因为我很久没有洗过头盔还用了鱼油去保养的缘故。”

暴芙纳特露出鄙夷的神色来:“也只有你能把这件事情讲的这么冠冕堂皇了。”

悍夫纳特伸了个懒腰,把手掌搭在额前抬头去看苍茫的雪山:“后来你就带着丢下我回岛的双头龙来了,那两个坏家伙——你总是能找到我,从小到大。”

“毕竟我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嘛。”暴芙纳特嘿嘿笑几声,“就像无牙和小嗝嗝一样,它们总能够解开误会。”

“但我的兄弟,就算是小嗝嗝也会担心无牙离开自己啊。”

“虽然我们已经知道龙丢下我们是什么感受了。”

“好极了,双胞胎互诉衷肠,并且我又成为了你们用来做结尾的那个素材。”小嗝嗝在他们继续说出一大堆无聊的话之前阻止了他们,“但我们现在要翻越雪山,节省点体力吧,就算在博克岛上没什么大山,但我们现在也没有龙。”

阿斯翠露出思索的神色来:“所以,在有了龙之后,我们变孱弱了吗?”

4

他们一脚踏进雪山下裸露的岩石和贫瘠的土壤里。

“我可不这么认为。”鼻涕粗对此有相反意见,他活动了活动自己的筋骨,好让接下来的登山行动变得稍微顺畅一些,“我一开始也和钩牙有矛盾,我甚至觉得钩牙拖累了我。”

“毕竟和小嗝嗝不同,我生下来就注定会接受训练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士,在钩牙刚刚来的时候,我一度觉得带着龙会削弱我的战斗力。”他稍微直起身体,做了一个挺胸的动作。


“你要学会配合我的战斗,钩牙,动用你强壮的肌肉脑子想想。”鼻涕粗把狼牙棒仍在训练场的地上,“你知道吗,你挡到我出风头了,人们应该看见的是鼻涕粗如何训练有素的、矫健的落在地上,而不是被你从你的脖子上甩下来。”

钩牙从鼻子里喷出两道烟气,让鼻涕粗打了个喷嚏。诚如烈焰狂魔这样暴躁和庞大的龙——曾经的终极战利品——也会有闹脾气或者像一只小绵羊一样调皮的时候,钩牙干脆扭过身子走了,还不忘甩了鼻涕粗一尾巴。

他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干脆走出了竞技场。小嗝嗝靠在无牙的身边,用一种鼻涕粗讨厌的不满意的表情盯着他:“你这么做对你和你的龙都没好处。”

“好极了,现在轮到你来教我了。”

他故意中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直直地向前走去,小嗝嗝和无牙跟在他的身后,那个瘦弱、他一直不喜欢的男孩喋喋不休:“龙又不是什么会轰人的板车,你总是命令他去做这个去做那个,钩牙肯定会不高兴。”

“如果她不配合我,我怎么能够在敌人面前发挥我全部的实力,他摇摇晃晃的飞都飞不稳!”

“你要告诉他,去和你的龙沟通——他们又不是傻傻的野兽。”

“龙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吗?”鼻涕粗恶狠狠地等了无牙一眼,无牙冲着他呲牙,小嗝嗝连忙安抚好他的龙。

“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钩牙把我丢下去,我当头一击命中目标,战斗结束——”鼻涕粗就像是还不解气一般地说,“有那么难吗?”

“所以你觉得钩牙的作用就是把你送到目的地?”

“要不然呢,只有弱者才需要龙——”鼻涕粗猛地向前快走了几步,好让自己和喋喋不休的小嗝嗝拉开一段距离,他趾高气昂地扬起头,“而我,我本身就是一个战士,自然不需要龙来帮助我战斗。”

“但龙不仅仅是战斗——”

小嗝嗝还在试图说服他,但鼻涕粗完全不想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干脆堵住自己的耳朵,假装自己听不见小嗝嗝说话。

接下来几天,鼻涕粗过得就像是龙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这意味着他为了跟上年轻人们的节奏不得不用自己的双腿博克的每一寸土地,他为此筋疲力尽。

每个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好吧,小嗝嗝在一开始试图劝说他未果后就一直有点幸灾乐祸,谁让他和小嗝嗝实际上关系说不上多好呢——

幸灾乐祸没多久,博克岛就遭到了狂战士的袭击——他们是老朋友了,现在却因为龙而决裂。达格显然不会让自己的盟友脱离自己的掌控,他准备了精良的武器和狂暴的士兵。好在博克岛有龙,他们可以在达格还没有登岛的时候就炸毁他们的船。

鼻涕粗严阵以待,但他什么都没等来。人们在大礼堂庆祝,他觉得自己没帮上什么忙,没理由待在里面,就干脆走了出去。

“我算是明白小嗝嗝当时是什么感觉了。”他想,一出门就和他的龙大眼瞪小眼起来。

胜利是短暂的,前所未有的轻松退敌在一定程度上冲昏了他们的头脑。等到达格再次来袭的时候,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之前参与战斗的那几条龙在第一时间就被抓住了。鼻涕粗发觉情形不对的早,躲进了树林里。

他知道他的朋友们正前所未有地需要他,鼻涕粗划着小船想如果有龙的话他会不会轻松很多。但随即他拼命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好把这个糟糕的主意赶出自己的脑子,他的手臂都酸了,又被一个大浪打回了海滩。鼻涕粗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他坐在沙滩上,不由地有些泄气。

钩牙从树林里探出脑袋来,用那双黄褐色的眼睛看着他的骑手,鼻涕粗干脆背对着龙,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最后他还是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龙,伸出手来:“我是为了救他们。”

钩牙用湿漉漉的鼻子蹭着他的手掌。

狂战士显然对他的到来措手不及,石头和羽箭被一起抛上了天空。烈焰狂魔虽然个头庞大但分外灵活,鼻涕粗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去战斗,但钩牙却没有丝毫要配合的意思,他甚至没有听从鼻涕粗的指令。

我就知道你靠不住。鼻涕粗在心里埋怨。

他心里有气,干脆在龙掠过低空的时候跳下来,达格绝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鼻涕粗勉强和他对了几招之后,就被拿下了。

“我没想到你有这个胆子。” 达格用斧子在他旁边比划,鼻涕粗想挣扎却被狂战士们压的死死的。

鼻涕粗以为钩牙跑了,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达格走去关押其他年轻人的地方。 在途经一片空旷河谷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头上传来的喧嚣,抬头一看竟然是钩牙带着火焰冲了下来。

——他的龙,来救他了!


“钩牙并没有丢下我,我们配合的也很好,好到足够打赢达格。”鼻涕粗自豪地挺了挺胸膛,“从那件事情之后我知道了,龙并不会拖累我作战。”

他们从较为低缓的山谷转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土地。人类的到来让栖息在这里的龙警惕起来,野生的龙因为自己的地盘遭到了入侵而暴跳如雷,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龙吼——他们看见了自己的龙。

5

“每个人都很清楚,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个预言而赶走我们的伙伴。”

斯图依克庞大的身躯也不能够让小嗝嗝感到一丝惧怕,而老酋长最后还是妥协了。人们找回了自己的龙,年轻人们聚在大礼堂。人们好奇他们的冒险,他们就把自己的故事讲述。

“显然我们不会丢下我们的同伴,我们的龙也不会丢下我们。” 小嗝嗝和无牙对视一眼,“我们的龙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我们的龙,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我们分开,不得不承认,新的朋友有时候会永久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斯图依克举起杯子:“让我们饮尽杯中蜜酒。”

他看见他的村民们抛却烦恼,推开大礼堂后的大门,。

月色正好,远处的海面像打碎的镜子。村庄在黑夜笼罩之下成了深色的剪影。他们乘着夜风飞向天空,雨点一样从窗口坠入屋中。男孩有些困顿了,他和他的龙贴了额头算道过晚安。

“明天见,伙计。”

他枕着月光入睡。

振翅轻响,悄入梦来。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