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族长们的假期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狮子

标签:已完结原创驯吧九周年纪念册收录牙杯HE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海浪被掀起,似乎可以打湿天空。无数的龙倒戈,当然也包括无牙,小龙们一遍又一遍,嘶吼着、挣扎着,但都做了无用功,因为龙王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强大?是的,强大到仅仅需要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啸,便可使所见之龙全部纳于麾下,不管它们愿不愿意,只能照做不容商量。

就像合合分分的国家,龙王不止一条,黑白两道,分道扬镳,但终究免不了开战和死亡。白龙王的血,染红了美丽的山谷,融入了清澈的海洋,腥气伴着黑色龙王的威压接踵而至,所有龙不得不听命与它,还有他,带着复仇与野心,他们回来了,带着龙的大军。

一切美好随之破碎的时候,瘦小的人儿站了出来。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哭诉涕零,只有一声声温柔而又回荡在心扉的呼唤。当初带着友情与羁绊的种子,早已在一人一龙的内心长成了参天大树,他们的枝叶交错在一起,渴望着,为各族后人和他们的爱投下一片浓荫。这股力量神奇的冲破了桎梏,他们是两个个体,但似乎是一体的。泪水、误解、原谅、体谅、友情和爱,比任何黏着剂都要厉害,把他们的心紧紧靠拢,永不分离。

是的,如同任何一则故事一样,他们得到了最终的胜利,拯救了人类,也拯救了龙族。一只黑色的龙王倒下了,另一只黑色的龙王登基上位;一位老族长在光荣与勇气的庇佑下成为雷神的左膀右臂,另一位年轻的族长挑起了村子的责任,眺望雷神的方向。那一天,龙族不约而同地为新王喷出胜利之炎,人们为新的英雄举剑高呼。而两个英雄互相拥抱在一起,全然不顾其他的喧嚣,他们心里只有对方。

时间距离那次光荣之征已经过去了很久。因为有了龙伙伴,世界从未如同现在一样方便和宽阔。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事情渐渐繁多。哦,请容我把渐渐去掉,事情好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大至外交,小至内务,小嗝嗝忙得不可开交;龙族虽然事情少很多,但是这是因为一切归根结底会发展到比武上,毕竟在龙群里混是要实力的,而这种费体力的活计说到底还是要龙王出马。一个脑力,一个武力,两人每天都很忙,大大小小的事务从不间断,如同致命私语嘴里的牙一样,数都数不清。很是累人。

时间似乎是点点滴滴房檐留下的水,又似乎是怒海的波涛,去得说慢也慢,说快也快,小嗝嗝今年四十五岁了。村里的人为精明能干的族长举办了盛大的宴会,身为主角的他却早退了,因为从明天开始,他终于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假了——作为生日礼物。

“族长啊,今儿可是个好日子,有啥愿望吗,没准雷神会听到的哦!”大家都说好了,这个勤勉的家伙已经为村子做了太多,是时候为他做点什么了。做点什么呢?那就让他自己许愿好了,谁知道他喜欢什么,要知道,他每天除开工作时间,整天都和他的龙呆在一起。艾丝翠曾经跟他交往过,但说到底,谁可以忍受寂寞呢?到最后只是在要好的知己止步了。有一个东西没准他会想要,但是去哪里可以搞到夜煞的龙蛋呢?与其在这里头疼得要命,想破脑袋,还不如问出来的好,这就是一根筋的想法,而他们也确确实实这么做了。

“那,我要休息。”

“就……就这样?”

“是啊,就这样,不瞒你们说,我太累了,想要休息,至少一个月。”

就是这样,晚会还未结束,小嗝嗝和无牙便早早地回了家。

其实说老实话,博克岛上的维京人从不会冷场,即使主角不在,他们自己仍然可以将气氛炒得火热,彻夜狂欢。

与此同时,小嗝嗝和无牙已经到了家——一间精致而结实的屋子。这个屋子是小嗝嗝运用在木匠、建筑工那里偷师学到的各种知识建造的一一当然也有从无牙的不断践踏中坍塌的屋子那里积累的经验。它精致而不失功能性:木材是从远方带来的实木,重量惊人,强度更是一流,韧性极佳且易于加工;砖瓦是用黑土做的,坚硬,成型之后防水极佳;铁件用致命纳德的火焰所融化,经千锤百炼而成,精致而又坚固;至于床垫,由于无牙讨厌在自己家里闻到其他龙的味道,所以小嗝嗝否决了用羽翼龙的绒毛做出的床垫,退而求其次使用了绒毛植物的毛絮,不过也很软和。不过,这个屋子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门了。大而坚固的外开门,只是为了让无牙轻松通过,但以小嗝嗝的力气,开起来就有些费劲了,所以平时他都是拜托无牙开的,反正他俩形影不离。

屋子里的床是最能看出小嗝嗝对无牙关心的地方了。无牙本来是睡小嗝嗝床边的大石板的。后来,有一次它想要爬到小嗝嗝床上,结果把那张可怜的床压了个稀碎,那时还是无牙小时候呢。现在的它体型又大了一圈,身上的肌肉健壮内敛,完全不显得臃肿或是突出。想必现在的它一只爪子就能按碎那张床了吧,不过有了那批外来的实木,这张床可就十分坚固了。小嗝嗝索性将它做大,让无牙也转到了自己的床上。这样一来连被子和枕头都省了,现在的无牙完完全全可以把小嗝嗝围在自己的怀里,小嗝嗝只需要枕着它的爪子、盖着它的翅膀就行了。不过让无牙很不爽的就是,每一次回来想要休息的时候,还要先用布擦干净爪子,很烦。

今天对于无牙和小嗝嗝来说还是很爽的。第一:小嗝嗝生日,虽然没想好送什么,但是无牙很开心就是了;第二:小嗝嗝可以和它一起,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去飞行、去远方游玩都没有问题;第三:对于小嗝嗝来说,外出回来之后,他可以看到村民们推举出来的最有能力的代理族长,这样他就可以培养出以后的接班人,之后放手过自己的生活了。

至于龙族,很明显,龙王休假,云中跃就成了最有实力的龙,不论力量还是智慧,所以一切找它解决就行。仅此而已。

躺在无牙的爪子上,和无牙的头靠在一起,小嗝嗝轻声说着:“无牙,休假第一天,想干点什么?去飞行吗?”即使四下无人,房子隔音很好,但是当下的气氛还是催使着一人一龙轻声细语。

“嗷。”听语气是个否定的回答。

“去以前白龙王那个岛玩玩吗?我记得你在那里有几个朋友,去拜访一下也很好。”

小腿被尾巴轻轻拍了一下。无牙似乎不太满意。想想也是,本来就是两个人休息,却还要拜访朋友什么的,不够自在。

“外出去远方?飞到哪里是哪里?”

无牙对这个主意很满意,用头蹭了蹭小嗝嗝的脸。

说到底,龙骨子里都是蓝天,无垠的蓝天,所以探索是它们的天性。在一个地方终老是老一点的龙该干的事情,而无牙很年轻,正值壮年,精力有的是,对于他来说,当然是飞到远方最棒了。

……………………………………………………………………………………………

第一天:

蜡烛就那么亮着,还是如往常一样,小嗝嗝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计划着假期的行程,无牙回答着。不多时,他们的眼皮开始重了起来。就这样,夜晚在一人一龙的微鼾中渐渐过去。

清晨的太阳升了起来,洒下了假期的第一缕光辉,小嗝嗝和无牙被窗外洒下的光辉唤醒。没有睡眼惺忪,他们今天很有精神,因为这是假期的第一天。

“无牙,来帮我一下。”小嗝嗝开始收拾东西了,毕竟对一次远游来说,充分的准备可是少不了的。如今无牙体型大了不少,随之而增长的不光是战斗力,耐力、承重、心智、甚至智力无牙的成长都显得十分惊人。

无牙小跑过来,蹭了蹭小嗝嗝的脸,就趴在了小嗝嗝的面前。小嗝嗝一边为无牙穿戴着轻便不会影响飞行的储物袋,一边回忆着这些年来的大小事情,有时候小嗝嗝都觉得自己不配当无牙的“骑手”了。这么想着,话就偷偷从嘴边溜了出去。

“你这家伙,好像没有极限一样,我都快配不上你了。”

无牙回过头瞅了小嗝嗝一眼,有些奇怪,突然来这么一句,是谁都会觉得尴尬。

小嗝嗝笑了笑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也变得跟一个中年人一样喜欢时不时发出些感叹了?也许自己的确到了那个年纪了吧。一边想着,一边把必要物品装进储物口袋里。那些神奇的小口袋看着很小,还挺能装东西,是一个外来的裁缝给他俩做的,精致耐用,最重要的是,数量很多。那些小口袋分布在无牙的周身,能塞的东西超乎想象,又因为被平均分散的缘故,对无牙活动能力和飞行能力的阻碍也少了不少。出于裁缝的审美,这身套装还特意用了黑色布料,并不难看臃肿。

准备妥当,小嗝嗝坐在了无牙的背上。

“好了,咱们的假期正式开始了,走吧伙计。”小嗝嗝拍拍无牙的脖子。

无牙充满了骄傲和兴奋,深吸一口气,一声龙啸便回荡在了博克岛上,宣示着族长的正式启程。背上,纯黑色的双翼一下展开,帅气而雄伟,可以说是征服天地的姿态。

毫不费力地腾空而起,无牙用那对有力的双翼撕裂空气,向着南方飞了出去。

总算能够休息,无牙打算把积蓄的憋屈烦闷统统释放出来。在海上,它尽情展示着精湛的飞行技术,翻滚,爬升,失速倒转,像一片叶子一样飘然而下,在空中绘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完全不像是一条失去尾翼的龙,要说原因,当然是它引以为傲的骑士、推心置腹的挚友——小嗝嗝。

唯有这位骑士可以与它合而为一,可以使它随心而动。不论他想要做出何种动作,它的骑士总是能够完美的配合。大可以说这是日积月累培养出的默契,但在它看来这更像是命中注定的搭档。

无牙微微回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专注于飞行中的小嗝嗝的脸。

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了,从一个胆小怕事却又聪慧过人的小子,成长为独挡一面的青年,到现在成熟稳重深思熟虑的男人,这个蜕变,它都看在了眼里。无牙回过头,注视着前方并开始爬升高度。它知道,这个男人终究会慢慢变成一位老人,如同每一个岛上的村民一样,牙齿掉光,行动迟缓,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龙也有这么一程,只不过相比于人的,龙的衰老慢到可以忽略,它的骑士迎来那么一个过程的时候,它该怎么是好?它不是在担心失去骑士后它无法飞行——自动的尾翼早已被打造了出来,几经改进,已经甚是好用——而是独自飞行终究是没有意思的。

爬升到了一定高度,无牙停止了动作,小嗝嗝松开了脚上的机关,与无牙分离,一人一龙在高空开始自由落体,速度慢慢变快。看准了时机,一人一龙不约而同地展开了“翅膀”,说是翅膀,其实是小嗝嗝制作的改进版滑翔翼,像是一个小斗篷一般收拢在了背部,当下,这对翅膀张开,使他得以与无牙一同滑翔。

小嗝嗝畅快地吼了一声,无牙仍然停留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说老实话,小嗝嗝会提早离他而去这个问题它已经回避了很久了。现在,没了那群蠢龙,这个问题却又重新出现了,它也应该正视这个问题,只不过,到了那时,它可能没有办法去寻找可以代替它的骑士了吧。是啊,它的骑士是无可替代的。算了,这个问题留给以后的自己吧,当下,它只管好好享受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光就好。

小嗝嗝落到无牙的背上,无牙用背接住了小嗝嗝。

“真是畅快!好久没有这样子疯过了!对吧?”小嗝嗝笑着摸摸无牙的头。

无牙用力点点头。

疯过之后,他们进入了平稳的飞行,无牙规律地扇动着翅膀,不需要大幅的动作便可以维持高度和速度。小嗝嗝将机关切换到了自动的挡位,趴在了无牙的背上,反正无牙宽阔的脊背足以让他趴着。

“希望咱们能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一个小岛休息一下。”小嗝嗝将脸放在了无牙的耳朵后面,不得不说,风吹久了,脸还是会僵,而且这样交流不用吼无牙就可以听见。

无牙应了一声,就它来说飞一晚上并没有问题,但是小嗝嗝不行,他无法做到不休息还吹着海风过一晚。

无牙凭借着视力优势,搜寻着可以降落过夜的小岛。很幸运的,在不久之后,它找到了一个。

这个小岛很大,无牙降落在了一个沙滩上,小嗝嗝随便找了找,竟然就找到淡水和一切其他的可以吃的东西,这点小嗝嗝很高兴,毕竟一直吃鱼谁都会腻的,他又不是龙。

无牙帮小嗝嗝生了团火,就很开心的卸掉装备,进海里抓鱼去了,以一种边玩边抓的方式。说实话,这只陪了自己半辈子的龙现在还是一副大男孩的样子,小嗝嗝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无牙能够成熟一点。他笑了笑,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吧,它就是一条又懂事又长不大的龙,明明刚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严肃样子,现在真是判若两龙。

小嗝嗝随便找了一些根茎植物埋到火堆底下,之后就拿着一些水果靠着树吃了起来。夕阳之下,无牙抓鱼的样子映入了眼帘。别说,还挺精彩的,时不时就会有一只鱼被从海里面一爪子拍到空中,之后迎来对它鱼生的审判,喜欢就被吃掉,不喜欢的话就会变成焦炭了。照它这么个吃法,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小嗝嗝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知是看到了什么讨厌的鱼,或许是鳗鱼吧,突然,远处的无牙卯足了劲来了个大威力吐息,半边天都被震得隆隆的响,把小嗝嗝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查看。

确认过这只是无牙的恶作剧后,小嗝嗝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是的,搞什么鬼。”小嗝嗝还想继续说什么就被身后树丛里的声音打断了。

“嘶嘶!那边的人,你还不赶快躲起来!”身后树丛里传来了像是孩子的声音。

“谁?”小嗝嗝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伸了出来,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身上穿着羊皮背心,粗糙的裁切和缝纫手法有些难以直视,说难听了简直是浪费材料。

“你还不赶快跑啊!那是条龙啊,等它发现了你看它不吃了你!”孩子摆出一副警告的正经脸,却又有点滑稽,让小嗝嗝轻笑了一声。

“没事。放心好了。”

“开玩笑呢吧,快快快,赶紧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等它走了,你再出去。”

那个小孩赶紧跑出来,拉着小嗝嗝的手拽着他就走。拽了半天,见对方没有要走的意思,便有点生气。

“你这人是哪来的啊,真是固执!我不管你了,你就在这里等死吧!”说完孩子就钻回了树丛里,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看样子这个岛上的人不怎么与外界交流的样子。说到底只是个岛而已,都不能说是大陆,能看到人都很稀奇了。”小嗝嗝再次坐下,喃喃自语道,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与龙交好、村子开放之前,他也是来自于某个“岛”的人。

无牙终于玩够了,飞了回来,有点累,但是看来玩得很尽兴。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到了休息的时候,小嗝嗝在地上铺了个摊子,被子无牙会帮他解决,他们维持着以往的姿势入睡了。

……………………………………………………………..

假期总是会结束的,好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无牙和小嗝嗝踏上了返程,虽然开头不是很顺利,但只要两个朋友一起,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傍晚的风带着寒意,这是博克岛周围的气候,熟悉的气候。小嗝嗝知道,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

“无牙这几天开心吗?”小嗝嗝下巴抵在无牙的头上。长途飞行时,小嗝嗝最喜欢的就是趴在无牙背上,就像现在。

无牙叫了一声以示回应。

“是吗,那就好。”小嗝嗝摸了摸无牙的脑袋,一开始,把自己从忙碌一下子解放出来的时候,小嗝嗝便开始胡思乱想,自己老了以后无牙会怎么样啊之类的,但是说到底,担心这些有什么用呢?这个假期过的开心,未来的平淡无奇的生活过得顺利,这些平凡的想法在临近结尾的时候都涌现在了小嗝嗝的脑袋里,想那么多实在不是很重要了,自己老了之后的事情留给老了之后的自己去解决就好。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再好好地和他的朋友过回正常的生活。



第二天:

离天亮还早得很,无牙就被身侧树林里发出的窃窃私语吵醒了,它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带着微微的火气听着那群吵醒自己的家伙在说什么。

“果真有条龙!”是个青年男人。

“看样子它还在睡觉呢!”是另外一个男人,听声音是个中年人。

“八成是吃饱了,在消食!”又是那个青年人。

“我早就警告过那个家伙,送命也是活该!”这回是个孩子。

“我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它现在放松警惕,咱们回村把人叫来,杀了这条龙算了!留着怕是要成为祸害!”中年人说道。

“我觉得成。”青年人肯定道。

“你看它黑漆漆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孩子补充。

听到这里,无牙再也憋不住了,被一群不知哪里来的家伙说三道四,他可没那么好的脾气!趁着三人把脑袋缩回树丛讨论的间隙,无牙无声地走到了他们躲藏的地方。

“天亮了?不应该啊,时间还早呢。”背对树丛的青年人感觉四周好像慢慢亮了起来,发问道,却发现,眼前的中年人和孩子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上下颚打着架,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响声,眼睛瞪得像是要掉出来,浑身抖得比筛子都厉害,让人觉得再过一会他们可能就会被吓到断气了。

“什么东西啊?”青年人回过头去,一霎那,脸色也和那两人如出一辙。

无牙口里面蓄积着火焰,时刻准备着送三个人去瓦尔哈拉。男人想说什么,但他发现,他的下巴已经抖得说不出话了。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万年吧,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半夜三更的,无牙你搞什么鬼啊?”小嗝嗝揉揉眼睛,被子不见了,他被冻的醒了过来,却发现。三个面如死灰的人昏死在无牙的面前。

无牙不屑地打了个响鼻,走了回来。临走之前甚至还不忘吐条鱼尾巴在其中一个人的脸上。

小嗝嗝看着那三个跟死人没什么两样的家伙,感觉脑袋发痛,眉梢也开始抽搐,他走过去,伸手探了探三人的鼻息。还好,只是吓晕而已,不过吓成这样,让人不禁好奇无牙到底干了什么。他看看身后的无牙,跟一条没事龙一样,和他大眼瞪小眼,甚至还有些得意。

小嗝嗝叹了口气,开始把三人搬到余烬旁边。

“无牙,去生堆火。”

听到这句话,无牙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看那副表情,它好像不太愿意,可还是照着小嗝嗝的话做了。

过了很久,三人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小嗝嗝拍了拍青年男人的脸,没什么反应,又拍了拍,还是没什么反应,正当他想要拍第三次时,无牙先他一步有了动作。只见它大爪子轻轻一挥,那个男人的半边脸就肿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那个男人清醒的痛呼,中年人和小孩也如法炮制。该怎么说呢,真像一条龙的风格。

三人一睁眼,就看到了眯着眼睛、满脸不快的无牙,眼看着又要晕过去,还好被小嗝嗝的声音打断了。

“先别晕,你们是哪里来的,怎么会惹到它?”小嗝嗝指了指身后的黑龙。

“我……我们怎……怎么可可……可……可能惹到它!”深呼吸数次之后,青年人结巴地先开了口,牙齿咯咯得响个不停。

小嗝嗝知道,这样下去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只得放弃,看来龙在这个岛上真的是种凶恶的存在,他虽然不介意为这个岛上的人宣传与龙为友是多么明智,但考虑到龙在这群人眼中的样子,这可能是个大工程,他可不想把宝贵的假期用来干这种事情。

“那你们走吧,我们……只是路过,对,路过的,没什么事,就这样。”小嗝嗝心中毅然决定离开这个地方。这个时候,一个微若蚊蝇的声音传来:“征……征服龙的勇士!!”是那个几乎要被遗忘的中年人发出的,看来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他连滚带爬,过来抱住了小嗝嗝大腿,以一种喜极而泣却又因畏惧无牙而不敢大叫的声音说道:“勇士啊!请教给我们征服这群野兽的方法!”

显然这句话好像惹恼了某条龙,他飞到了天上。

“无牙啊,如果你干掉了这个家伙,或是这群家伙,我们就完了,你就在这里度假吧。”小嗝嗝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还没到老年,头发就会因困扰掉光了。

小嗝嗝知道他摊上事了,这个想法在他被一群村民围着,以充满敬畏的眼神围观的时候更得到了确认。是的,他和无牙被那三个连说带拖甚至哀求的方式带到了村子里,求他传授征服龙族的方法,虽然他都说了很多遍他们只是朋友,但那群固执的村民的思想就和这个困在海中无人问津的小岛一样,根本听不进去这些话,他们就是觉得“主人和仆从”才是正道。

显然,无牙受够了,它不仅半夜被吵醒、被带来了这个地方,还要听着这些无聊又刺耳的声音说些荒唐的内容,谁都忍不了啊!

小嗝嗝被叼着后领提了起来,甩到了无牙的背上,飞离了小岛。伴随着村民的惊叹也好,对他吝啬的保密行为的抱怨也罢,总之,他的小岛休息结束了。


第十天:

说老实话,自打离开那个小岛已经过了七天,这七天基本上就是在天上撒欢而已,一开始还好,后来就觉着有些无聊了,即使精力充沛如无牙,也玩不起来了。要说现在最想干什么,小嗝嗝其实挺像去吃点什么好吃的,毕竟这几天吃的不是干粮就是果子、原味烤鱼,填饱肚子没问题,但是腻得慌。

不过,他听远航商人提到过,南方的天气比较暖和,如果遇到大陆的话,没准就会看到一些繁华发达的城镇,比现在的博克岛还要发达,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那里虽没有龙,但是有很多巨大、长着翅膀的叫做“骑行鸟”的生物,不过不像龙那般聪明,只能当作可以飞的“牦牛”。那个商人由于是做生意的,所以乘船,因此小嗝嗝没有见过什么骑行鸟,只是听说而已。

想什么来什么说的就是他们,当下在视野内渐渐清晰的,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土地,即使在天空中俯瞰,依旧望不到边。小嗝嗝很确定,这就是“大陆”,比他想象的壮观太多了。

“无牙,咱们去那里,说不定还能看到商人提过的镇子呢!”小嗝嗝声音里透着一丝兴奋。

无牙显然回忆起了前些天那些村民,隐隐透出了一些不情愿,小嗝嗝当然感受到了。

“我向你保证这次绝对不会那样了,你想想那个卖了很多新奇玩意的商人不就没有大惊小怪吗?那里的人肯定比较见多识广!”小嗝嗝忍不住开始想象起了自己学习新技术的样子,让他越发期待接下来看到的景象了。

这时,比他们稍低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无牙显然也看到了,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随着距离拉近,小嗝嗝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长着翅膀的生物,像龙一样巨大、像鸡一样长着尖嘴和羽毛、像海鸥一样可以在天空中飞翔。仔细观察,它的背上还坐着一个人,身上的衣服反射着阳光,这可能就是从那个商人手上买到的用铁和其他金属混合敲打出来的、叫做铠甲的防具吧,这样看来,那是,士兵?!

对方也发现了他们,取下了弓,抽出了箭!那人绝对误会了什么!

为了表示自己的善意,小嗝嗝赶紧挥舞起自己的双手,以表达自己的善意。

对方并没有理解,射出了弓箭。

无牙可不是吃素的,弓箭可比不上无牙的吐息。吐息带着蓝光划破了天空,使周围的空气都尖啸起来,即使吞噬了箭矢,威力也没有半点减弱。骑士和骑行鸟都被吓得僵直了片刻,高度立刻掉了下来,阴差阳错的躲过了火焰。

在被摔得粉身碎骨之前,骑行鸟勉强制止了坠落,但速度显然不足以升空,只得降落到了地面。无牙和小嗝嗝也跟了上去。

在力量差距面前,交涉总是相当容易,士兵将信将疑带他们来到了城镇——一个拥有着高高的由所谓“砖石”垒成的城墙前。小嗝嗝敲了敲,佩服地点点头:这砖石可比木头坚固多了,而且看上去能够大量生产。

穿过拱形的带有铁制城门的巨大的洞,他们进入了城镇里面,不得不说,小嗝嗝佩服得在心中连连称赞,“城镇”的房屋排列整齐,全部都是砖石建成,有一些尤为壮观,高耸宽大,矗立在最中心,道路也足够无牙随意行走,并且两边还摆着各式各样的摊位。行人虽然对无牙投来了颇为感兴趣的目光,但都没有一个大惊小怪。

以往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的无牙也左看右看,很是好奇的样子,忽然,无牙耸了耸鼻子,立刻跑到了一个摊位前,回头瞅着小嗝嗝,叫了一声。小嗝嗝知道无牙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也闻到了,前所未有的烤鱼的味道,用了他从没闻过的香料。

“请问,我可以用东西和您交换鱼吗?”卖东西的妇人打量了一下小嗝嗝,又看到了带有大包小包的无牙,会意得点点头:“一看你们就是从别处过来的商人吧!”

“也可以这么说啦。”小嗝嗝挠挠头。

“可以交换,前提是你们能够拿出来我感兴趣的东西。”妇人说道。

这令小嗝嗝很伤脑筋,毕竟这座城镇实在令他大开眼界,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们的兴趣。思考再三,他从一个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望远镜,从它的身上可以看出制作者精湛考究的手法,伸缩的设计可以让使用者看得更远。

妇人还是很满意的,拿出了两大条鱼。小嗝嗝只是吃了一块,剩下的都给了无牙。他俩都意犹未尽,这个烤鱼实在美味,但是询问制作方法的时候,那个妇人却神秘的笑了笑,说那是机密。

在城里逛了一天,小嗝嗝换到了不少东西,包括所谓的“货币”,甚至连无牙都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个闪亮亮的环,上面刻着繁复美丽的图案,听那个商人说这是套在骑行鸟爪子上的环,显然无牙是戴不上去的,可是无牙软磨硬泡,硬是让小嗝嗝买了一个套在了它的尾巴尖上,刚好被尾翼卡住。

不仅如此,他们来的时候恰逢当地人举办类似庆典的活动,其中就有类似于骑龙比赛的赛事,只不过龙变成了骑行鸟罢了,挺有意思。无牙只是哼了一声,高傲地昂起自己的脑袋,鄙视了所有骑行鸟。

小嗝嗝和无牙在这个镇子里逗留了十天,见识了很多东西,直到小嗝嗝身上能换的东西都换光了,他才罢休。无牙则是各种各样的比赛都掺和了个遍:飞行理所应当地傲视群雄,甚至有输掉比赛的人提出了“无牙不是骑行鸟”之类的抗议,无牙因此没有拿到任何奖励;射击则是用一个由一块皮革和动物的筋还有树杈做成的叫“弹弓”的东西,把石头射到靶子上,靶子被无牙整个摧毁掉了,因此他们再一次被取消了资格;至于剑术,这种谁都不感兴趣的当然不会参加。

这十天来,他们还认识了几个当地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