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当你只顾自己,生活就简单了。你的行动思路清晰明了……反正怎么着都行,谁关心你这个?但当局势改变时……

—— 出自:《敌人的敌人》


疯子 达格
Dagur the Deranged
中文名 达格
英文名 Dagur
其他译名 呆哥
中文全名 疯子 达格
英文全名 Dagur the Deranged
别名和称号 疯子
身份 狂暴部落首领
海瑟的哥哥
性别]
身高 177.8厘米
5'10“(英制)
头发颜色 红色
眼睛颜色 绿色
骑宠 碎主
蝎子龙
武器 疯狂莽撞的性格
派系 狂暴部落
居住地 博克岛
派别 正派
宗族和家庭
其他 好人奥斯瓦尔德(父亲
或已故)
海瑟(妹妹)
其他信息
配音者 大卫·福斯蒂诺
[[David Faustino]]

 本模板正在试运行阶段,如果您遇到了bug,或有意见建议,请反馈给我们,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了解Infobox改造 反馈 联系管理员

疯子达格(Dagur the Deranged)是驯龙高手电视剧集中的一个角色,是狂暴部落首领。他在博克岛的骑手第十六集里首次出场,在博克岛的卫士第二集里正式和小嗝嗝为敌。在飞越边界第三季第一集里,达格小嗝嗝重归于好。他在飞越边界第三季里的一场战斗中失踪,被认为已经死亡,但在飞越边界第四季里又再度出场。


疯子 达格拥有一个画廊页面

画廊页面用于集中展示疯子 达格的相关图片。您可以点击这里来访问。您也可以帮助在这个页面上增加更多的图片。

官方描述

达格痴迷龙,但是痛恨小嗝嗝。在失败后,达格在流放者岛的监狱中被关押了三年。在关押期间,他无时不刻不再养精蓄锐、策划对小嗝嗝的复仇。逃出监狱后[1],达格很快再度集结舰队,展开对小嗝嗝、博克岛的报复行为,并试图取得龙之眼。

—— Viking Guide [2]


外貌特征

达格有红头发和暗绿色的眼睛,体型比一般的维京人要瘦。他比同龄人要高,但却比博克岛的很多青少年少了几分理智。在他的左眼和右上臂上有两处纹身,形态为三道抓痕。

在最开始的两季里,达格头戴有长角装饰的头盔,头发在脑后被系成辫子。身着绿色短袖丘尼卡,外套棕褐色带铆钉的皮甲。佩剑背在身后,剑鞘带从左肩斜挎至右腋下。左小臂有一护腕,右小臂上仅有绳子缠绕。腰带扣为金色,上刻雷龙纹路。下穿棕褐色裤子和暗绿色长靴。

在飞越边界里,达格最开始以犯人身份出场。他衣衫褴褛,还穿着前两季时的旧衣服,但是皮甲和佩剑均已消失。头发上的鞭子也被剪掉,下巴上参差不齐地留了红色的胡子。因为他在监狱时不断健身,其肌肉比三年前更加发达。达格左上臂上纹有一名单。这一名单在飞越边界第四季里有专门的特写镜头。后来,他身着棕色长铁甲,着护膝。

个人性格

暴力倾向

达格的称号“疯子”十分符合其形象。达格做事十分喜爱运用暴力,而且常常失去理智。在飞越边界第五季第十三集里,在寻找妹妹海瑟时,他为了问出妹妹的下落,不惜用暴力虐待一名鸡饲料商人。达格在放声大笑时也看起来十分狂妄。他曾经为了夺取小嗝嗝的龙——无牙,带领整个部落的舰队屡次攻击博克岛。在博克岛的卫士第十集里,他攻击流放者岛,将流放者岛据为己有,将阿尔文的手下控制在自己麾下。达格渴望杀龙,在博克岛的骑手第十六集访问博克岛期间,他看到了双胞胎失控的双头龙,便直截了当地要杀死它,逼得斯图伊克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

达格曾经也十分喜爱欺负小嗝嗝。在一次到访博克岛的途中,小嗝嗝与他去游泳,达格将小嗝嗝往水里摁,差点让小嗝嗝淹死[3]

幽默感

他也有一些幽默感,尤其是体现在欺负小嗝嗝时。他曾经要求小嗝嗝给他一个拥抱,并称小嗝嗝为“小可爱”。

内心善良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没有什么比家庭成员间的裂痕更恐怖,你说呢,妹妹?

—— 《锤爪沙盘(上)》


在其暴力和疯狂的外表下,达格也会对身边的人表达关心与爱护。他十分爱护自己的妹妹海瑟,常常帮助她。在做威戈的手下时,他会为了保护海瑟,去顶撞威戈。后来和龙骑手们一起战斗时,达格牺牲自己,让龙骑手和海瑟免遭劫难。达格在和龙骑手重归于好后,对家庭的认识也更上一层楼。他在做出很多决定时会首先考虑其家庭,并为了保护妹妹海瑟而拒绝执行莱克的命令。

个人能力和特长

  • 战斗能力:达格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战士,他能够自己一人单挑由阿尔文领导的流放者,并能打败后者。他也能够通过两根绳子控制雷龙,使其为自己服务。即使是少年时期,他也能战胜很多成年维京人,如萨维奇。在飞越边界里,得益于其发达的肌肉,达格已经能够一拳打晕一个强壮的龙猎人。
  • 狂暴:达格是一名狂暴战士(也称“狂战士”,狂战士是古代北欧真实存在的一类人,他们在战斗前会通过宗教仪式让自己进入“狂暴状态”,从而“刀枪不入”,并激发自己的战斗潜力。),在战斗内外无处不体现其暴力倾向。在博克岛的卫士第二集里,达格试图说服小嗝嗝和自己一起做狂战士的嚎叫,像狼一样(úlfheðnar)。在战斗中,他也如野兽般,常常不理智行事。
  • 智慧:达格仍然具有自己的一些谋略,主要体现在《博克岛的卫士》各集中。他曾在博克岛的卫士第十二集里将小嗝嗝骗至流放者岛。在博克岛的卫士第十七集里,将藏有窒息烟龙的废铁卖给商人约翰,使后者将其带往博克岛,给博克岛带来了不少麻烦。(窒息烟龙在晚上活动,它们盗取金属物品建造自己的巢穴。所以当窒息烟龙到达博克岛后,岛上的很多器材的金属钉都被盗走,很多人(例如阿斯翠)的盔甲也被盗走。小嗝嗝的假腿也差点在他睡觉时被窒息烟龙盗走。)在博克岛的卫士第十九集里,他也设法到博克岛搞突袭,将首领斯图伊克绑架到流放者岛

领导能力:达格是狂暴部落的首领,也曾经担任流放者的首领。在从监狱逃脱后,他很快就又恢复对狂暴部落的控制。

驯龙能力:达格十分喜爱屠杀龙。他还曾孤身一人前往龙岛(整个狂暴部落的舰队都在岛旁的浅海停泊),通过杀龙来提高自己的战斗能力。在看到小嗝嗝和无牙的亲密关系,已经当他拥有了自己的龙之后,他对龙也拥有了更多的爱。

耐力:达格从小生长在尚武社会,他的肌肉发达。即使胳膊中箭也能继续战斗,在经过小嗝嗝的简单医治后又踏入战场。

EnemyOfMyEnemy-DagursDrawings.jpg

弱点

达格过于喜爱暴力,并且常常过于疯狂且以此为傲。有时过于仓促的决定会让他在局势尚不明朗时就加入战斗,使得他即使人数多余对方,但也常常被精于谋略的敌人(比如小嗝嗝)打败。后来他终于慢慢学会利用智慧取胜,而不是凭一股蛮力去打赢战斗。

人际关系

海瑟

Skjermbilde 2017-02-17 kl. 17.31.40.png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保重。兄长达格书。

—— 出自飞越边界第三季第十一集,达格留给海瑟的遗书


海瑟是达格的妹妹,二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分开。达格在博克岛的卫士第二集里提到他有一个妹妹,这个妹妹还有一个和小嗝嗝的盾牌差不多的盾牌。巧合的是,达格带兵洗劫了海瑟及其养父母居住的村庄,海瑟的养父母也被杀害。在飞越边界第一季第十集中,达格见到了海瑟,但是二人并不知道双方之间的血缘关系。后来海瑟得知自己和达格的兄妹关系,但是当达格邀请海瑟加入自己的团队时,得到了对方的拒绝。值得注意的是,达格左臂所纹的名单上就有“妹妹”字样,排在小嗝嗝等人之后,也许达格是计划对小嗝嗝等人采取报复措施后,就着手寻找妹妹。

但是,能够和海瑟一起为龙猎人工作,使达格十分兴奋。当海瑟将他从威戈手中解救出来后,达格甚至拥抱了她。当莱克怀疑海瑟是叛徒时,达格也站出来为妹妹辩护。海瑟后来被证明就是叛徒、达格被威戈命令去处死海瑟,他还是将海瑟放走,即使达格知道海瑟是龙骑手的一员,并于自己所效忠的势力为敌。

正是因为和海瑟的分别,迫使达格走上了寻找妹妹的道路。他曾写信向龙骑手求助,请求他们帮忙寻找海瑟。当兄妹二人在龙之崖见面后,海瑟仍然不相信达格已经不再为龙猎人服务。当龙骑手和海瑟被引入龙猎人设下的全套时,达格毅然决然挺身而出,牺牲自己来保护妹妹和龙骑手们。

在达格被认为已经牺牲之后,海瑟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发现了达格的遗书。达格在遗书中提到,他将难以从战斗中生还,要海瑟保重。在达格脱险回归后,他和海瑟启程去寻找父亲。此时,二人已经十分亲密无间。

好人奥斯瓦尔德


达格,当你读得此信,便为时已晚。我已经倒在了追寻这个遥远真相的路上。但是我保证,我走得很安详。我希望你理解,我曾时时刻刻爱着你并牵挂你。你关心我们的族人,这令我顿感自豪。我只希望,你已不再年轻气盛。对于我,这座岛(指龙坟岛)便是我永远的家。唯一的遗憾,就是我未能亲眼看着你和海瑟长大。我相信你能照顾好海瑟,并为她遮风挡雨、远离潜伏在这片群岛中的邪恶。永远记得,你是狂暴战士,它已深入你的血液。我只希望你和海瑟最后能和我一样,得到我在龙坟岛的这般安宁,或是位列英灵之殿(瓦尔哈拉)。

Dagur, if you're reading this, it's likely too late. I most certainly have perished in pursuit of the answers to questions that may never be revealed. But I assure you, I rest peacefully. I want you to understand that I always loved and missed you every day. You did what I would have done. You took care of our people. I'm proud of you for that. I can only hope you've outgrown your crazy destructive stage. As for me, this island has become my home. My only regret is that I didn't get to see you and Heather grow up together. But I'm confident you took good care of her and protected her from the evils that lurk in the archipelago. Always remember, you are Berserkers. It's in your blood. I only hope you and Heather can find the same peace that I have here in Vanaheim and perhaps in Valhalla.

—— 好人奥斯瓦尔德留给达格的信



达格已故的父亲——好人奥斯瓦尔德——对战争没有兴趣,这使得好战的达格十分蔑视自己的父亲。达格在给海瑟的遗书中声称,他向族人宣称是自己杀死了父亲,是为了向族人证明自己足够勇敢去担任部落首领。而事实是,达格的父亲失踪了,后来在龙坟岛度过余生。后来,兄妹二人踏上了寻找父亲的征程。最终,达格在龙坟岛发现了自己孤独死去的父亲的 遗体和遗物。

沃尔格

沃尔格是向达格提供有关雷龙的情报的人,也是达格团队里的二把手。他十分尊敬达格。

小嗝嗝

Humans icon HICCUP.png

小嗝嗝

去吧,兄弟。你的龙需要你。

—— 出自飞越边界第四季第十三集,小嗝嗝首次称呼达格为“兄弟(brother)”


达格和小嗝嗝很早就认识,二人常常在部落收留会谈时相见。达格常常欺负小嗝嗝,比如向小嗝嗝扔匕首。小嗝嗝称达格为“疯孩子”(lunatic kid),并对达格称为狂暴部落首领感到不开心。达格也得知小嗝嗝打败红死神的故事,也包括不少有关这个故事的谣传。但是小嗝嗝和博克岛上的其他人否认了这个故事,并骗达格说博克岛仍在屠杀龙。当达格试图杀死双胞胎失控的双头龙时,小嗝嗝用计装作遭到了夜煞(无牙)的袭击,将达格吓跑。

小嗝嗝在博克岛的卫士第二集里和达格在龙岛相见,达格发现小嗝嗝从“夜煞的攻击”中幸存,很热情地邀请小嗝嗝和自己一起在岛上屠龙,他还称呼小嗝嗝为“兄弟”。达格还指出了他们二人的共同点:生于首领之家、首领之子、他们的首领父亲有点落伍(这一点立即得到了小嗝嗝的赞同)。当达格得知博克岛已经和龙建立了和平后,便开始攻击小嗝嗝和无牙。小嗝嗝打败了他并逃走。达格告诉自己的手下,谁也不能伤害小嗝嗝,除了他自己。在失去其部落的象征——雷龙之后,达格开始寻求获得小嗝嗝的夜煞,并多次试图绑架无牙。在最终被打败后,达格仍然以“兄弟”称呼小嗝嗝,但是已经变得开始咬牙切齿。

后来,达格试图向小嗝嗝证明自己已经不再仇恨后者。在飞越边界第三季第一集里,他保护小嗝嗝免遭龙骑手的袭击,在无牙被箭射中不省人事后,达格也协助救援无牙。当小嗝嗝被龙猎人抓住,达格逃离(实为去寻找已经康复的无牙回来救小嗝嗝)时,小嗝嗝大骂达格是“小人”,这点令达格一时感到十分伤心。后来达格加入龙骑手,请求后者帮助寻找自己的妹妹。小嗝嗝在其中也扮演了一个调停人的角色。后来,达格和小嗝嗝一起去龙坟岛找到了达格已故的父亲。

鱼脚司·英格曼

达格以前曾经把鱼脚司关在笼子里,使鱼脚司十分害怕达格。当达格在《飞越边界》里开始训练自己的龙——碎主,鱼脚司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二人的关系瞬间亲密起来。

阿尔文

阿尔文和达格曾经是利益上的盟友,但是两方都打算在事成之后黑吃黑对方。达格后来明着与阿尔文争斗并控制了流放者岛。在达格失败后,阿尔文将达格扔进了流放者岛的监狱。

萨维奇

在你一无所依时,我接收了你。我把你当成一名狂暴战士,同时也是我的朋友。也许关系不是很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友情总能有所结晶,也会有乐趣产生。

—— 达格


在达格打败阿尔文后,原本追随阿尔文的萨维奇开始追随达格。当达格被小嗝嗝打败后,萨维奇也和达格在监狱里关了三年。当达格逃出来后,萨维奇继续追寻达格。

碎主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要是轮到我上瓦尔哈拉,除了你我谁也不带,你听到了吗?
But if it's our time, there's no one I'd rather pass through the gates of Valhalla with than you, you hear me?

—— 出自飞越边界第四季第十三集,达格对碎主


碎主是一只绿色的葛伦科龙,最早是小嗝嗝提供给达格,让达格学习如何驯龙的。最开始达格并不想骑它,后来达格了解到驯龙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达格和碎主的关系很快就建立了,他们成为了好朋友,也是亲密的战友。碎主在博克岛龙骑手和龙猎人之间的一场战斗中重伤,达格就将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病,并且表示,他现在最想与之一起战斗的,就是碎主。

威戈和莱克

达格和威戈与莱克有短暂的合作。达格最开始和莱克一起,他感到十分愉快,还管莱克叫“莱基”(Rykie)。但当后来和威戈一起共事,达格就感到相当的不自在。


出场

博克岛的骑手(Riders of Berk)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出场

博克岛的卫士(Defenders of Berk)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出场

博克岛的卫士(Defenders of Berk)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出场

飞越边界,第一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On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一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On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二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Two)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二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Two)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三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Thre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三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Thre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四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Four)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四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Four)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五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Fiv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飞越边界,第五季(Race to the Edge, Season Fiv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出场

游戏

驯龙学院(School of Dragons) 博克岛的崛起(Rise of Berk) 狂野的天空(Wild Sky)
出场


细节

  • 达格被认为是最不可能当维京人首领的人,排第二位的是小嗝嗝
  • 对于粉丝而言,达格是第一个试图奴役一条龙(雷龙)而非驯服它的人,第二个是德拉戈·布拉德韦斯特,第三个是龙猎人(势力)。假如你是小嗝嗝,或是在小嗝嗝附近得知了他的经历,那么这个顺序就是1、3、2;
  • 他也是第二个前后拥有两条不同的龙的角色。两条龙分别是碎主葛伦科龙)和瑟卢(Sleuther,蝎子龙)。第一个拥有两条龙的人是斯图伊克
Tumblr nrh4ocXjCE1sruslco1 400.png
  • 达格左臂上纹有一个名单,可能包括他的复仇对象和他要寻找的人。从前到后分别是“父亲”(Father)、小嗝嗝(Hiccup)、夜煞(Night Fury)、阿尔文(Alvin)、阿斯翠(Astrid)、鱼脚司(Fishlegs)、妹妹(Sister,后来被证明是海瑟);
    • 在飞越边界第三季里,这个列表消失了;
    • 在飞越边界第四季里,这个名单又出现了,也许是他新列的,也许是因为制作人员的疏忽;
  • 达格是剧中第二个改变发型的人(因年龄增长而改变的除外),第一个是暴芙纳特,她为了给一只受伤的炎沸龙固定夹板,而剪下了自己的长辫子。
  • 达格的原型很可能是原著中的“(Norbert the Nutjoben:Norbert the Nutjob”,二者有很多共同点:
    • 二者的名字和头衔都有头韵;
    • 二人的父亲都失踪了;
    • 二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稳定;
    • 二人都曾被闪电击中过(达格雷龙攻击,Norbert被闪电集中了斧头);
    • 二人都习惯用斧头当武器;
    • 二人在和毛霍里根部落结盟前,都是小嗝嗝的敌人;
    • 二人都属于各自部落的首领家庭(达格是狂暴部落的,Norbert 是 Hysterics 部落的);
    • 二人的头盔十分相似;
  • 《敌人的敌人》《龙之崖上的大家庭》里,达格的虹膜变大、颜色变成了浅绿色,和海瑟的类似。这或许暗示他的从良和改变;
  • 达格在《飞越边界》发行样式和小嗝嗝在原著中的发型类似;
  • 当达格生气或烦躁时,他会唱一首歌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是大海,平静宽广。心境平和,均有内生。”(I am the sea, calm and wide, my sense of peace comes from the inside.)这也许是一首歌的一部分。

语录

博克岛的骑手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的父亲已经……“退休”了。他失去了对血腥的兴趣,然而我正饥渴难耐呢。

—— TV115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在你看来很蠢吗?!
Do I look stupid to you?!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无聊死了,我要杀龙!
Boring! I want to see the dragon killing things!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听着就和我父亲似的。“快签字吧,达格。别碰那些鸡,达格。噢,快把那斧头放下,达格!”
Sounds like my father. 'Sign the treaty, Dagur. Leave that chicken alone, Dagur. Ooh, put down that axe, Dagu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父亲“曾是”个懦夫。我打算让狂暴战士们恢复往日的荣耀,而我的父亲,并做不到这些。
My father was a coward. I intend to return the Berserkers to their former glory. Something he was... incapable of doing.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啊,小嗝嗝。原来你在这儿啊!
Ah, Hiccup. There you are!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噢,又开始哈哈笑了。又无聊死了!
Oh, the laughs we had. Bored again!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好吧,致奥斯瓦尔德!致奥斯瓦尔德!致奥斯瓦尔德!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
Fine. To Oswald! To Oswald! To Oswald! Blabidy blabidy blah!

—— 达格一点也不想提起他的父亲,但是斯图伊克和高伯却一直坚持要为达格的父亲敬酒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好主意!我们快签字吧!把龙血端上来!
Great idea! Let's sign that treaty! Bring out the dragon's blood!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们想跑就跑吧!但是达格我一步也不后退!
Run if you want! But Dagur the Deranged will not retreat!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夜煞啊!他们真的存在!
A Night Fury! They do exist!


博克岛的卫士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老朋友!你居然还活着!
Hiccup, old friend! You're alive!

—— The Night and the Fury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也感受到了,不是吗,小嗝嗝?
You feel it too, ..don't you, Hiccup?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去拿些装备。然后我们就去把那夜煞抓住……兄弟。
I'm going to grab my gear. Then we're going to get us that Night Fury... broth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看来你我对“孤身一人”的定义有些不同
Hiccup, your definition of 'alone' and mine are very different.

—— 小嗝嗝谎称自己是孤身一人,但是他和达格却不断看到小嗝嗝的同伴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哦老弟啊,你不知道坑人的人挖的坑会把坑人的人给坑了吗?
Oh brother, don't you know a trapper's trap can trap the trapp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想的是杀了那夜煞,拿它的头骨当头盔!
I care about killing that Night Fury and wearing its skull as a helmet!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曾是我的兄弟,小嗝嗝,现在你是我的敌人了!
You could've been my brother, Hiccup. Now, you're my enemy!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谁也不能动小嗝嗝一根汗毛,谁也不能……除了我,直到我得到他的夜煞,而且我一定能得到。
No one hurts Hiccup! No one... except me. And not until after I have his Night Fury. And I will have it.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他们再重新集结,你个傻瓜!这就是了,你可以先歇会了。
They're regrouping, you idiot! That's it. You're relieved of duty.

—— 出自遇见雷龙(上)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呃,我不是把你扔到船下了吗?
Um, didn't I throw you overboard?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天哪,做对事儿的感觉真好!
Man, I love it when I'm right!

—— 出自遇见雷龙(下)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谁吃东西吧唧嘴?我最讨厌吃东西吧唧嘴的了!我爸以前就这德行!
Who is smacking their food? I hate smacking! My father used to smack!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看清楚了!雷龙画在我的腰带扣上、船帆上和盾牌上!
Hello?! It's on my belt buckle, my sails, my shields!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勺子?他们把勺子扔地上?!为什么要把勺子扔地上?!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指的是投降?!
A spoon?! They're dropping spoons?! Why are they dropping spoons?! What does this mean?! Could this be a spoon of surrend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这还没完,小嗝嗝!你听到了吗?!你早晚得成我的阶下囚!
This is not over, Hiccup! You hear me?! You just wait! You will kiss this boot!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好啊,夜煞先生。今天过得如何呀?快乐吗?“嗝外快乐”吗?博克岛那边给你的爱可真多啊,不过不会太久了。你和我,时时刻刻都会变得很有意义,毁了它……
Hello, Mr. Night Fury. How are we doing today? Happy? Feeling Hiccup-y good? Just a big love fest over there on Berk, isn't it? Well, not for long. That's right, you and I are going to spend some quality time together, ramming it up...

—— Cast Out, Part 1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好啊!我是个疯子!
Hellooo! I'm deranged!

—— Cast Out, Part 2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兄弟?
Hiccup? Brother?!



飞越边界第一季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想我了吗?我可想死你了!这三年里的每一天,我都在念叨着你呢!
Hiccup! Did ya miss me? 'Cause I sure missed you! Everyday for three years, I've thought about you!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看看你啊,长这么大了,估计还抱得美人归了吧,我猜?
Look at you! All growed up, and quite the ladies' man, I'd wag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哇,说好的信任呢?亏我们还一起经历了这么多。
Wow, where's the trust? After all we've been through togeth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没有嗝式嘲讽?妙语连珠?瞬间智对?但我真的好喜欢你的贫嘴!我们配合得多好!
No Hiccup-y barbs? Quips? Snappy comebacks? But I really love those! We've developed such a nice shorthand, you and I.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嗯,你好,海瑟。
Well, hello, Heath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海瑟,我是你的唯一一个亲人!加入我们吧,妹妹!不要和命运过不去!我知道狂暴战士的血液正充斥真你的血管!
Heather! I'm the only family you've got left! Join me, sister! Don't fight destiny! I know you feel the Berserker blood flowing through your veins!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回来吧,妹妹!绝对不能没有“精神错乱的”海瑟。不回来吗?你会回来的!我会张开双臂欢迎你!
Come back, sis! 'Heather the Unhinged' has a nice a ring to it! No? You'll be back, and I will welcome you with open arms!


飞越边界第二季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集合人马!我们要找搜整片海域,直到找到龙之崖!
Assemble the fleet! We'll scour this area until we find Dragon's Edge.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还有人(龙骑手)来?这是作弊!
More dragon riders?! That's cheating!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惊喜!想我吗?当然想我啦!哦,你知道我妹妹吗?等一下,当然知道啦!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好伙伴!
Surprise! Did you miss me? Of course you did! Oh, do you know my sister? Wait a minute, sure you do! You guys were little pals, buddy-buddies!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一直告诉你,别低估他们。然后你怎么做的?你低估了他们!
I keep saying, 'don't underestimate them.' And what do you do?! You underestimate them!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那我换种表达方式。如果你敢碰我妹妹一根毛,我就冲过来把你生吞活剥,拿你的肋骨当盔甲!
Let me put it another way. If you touch one hair on my sister's head, I'll run you through and wear your rib cage as my battle armo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在思考!我思考时就这样!
I am thinking! This is my thinking face!


飞越边界第三季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好,小嗝嗝!
Hello, Hiccup!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我是来帮你的!我说真的!你得冷静下来!
Hiccup, I'm not here to hurt you, I'm here to help! Seriously! You need to calm down!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复仇、愤怒、困扰,它们会从体内杀死你,小嗝嗝。相信我,我很明白这一点。他们会迫使你做出你能力以外的事。逼得你铤而走险、犯错误。如果一下子干不掉你,它们就会慢慢侵蚀你。
That stuff can kill you from the inside, Hiccup. Revenge, anger, obsession. Trust me, I know. It can make you do things you never thought you were capable of. Cause you to take chances, make mistakes. And if that doesn't end you, it'll eat at you slowly.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小嗝嗝,你去哪儿?我的拥抱呢?
Hiccup! Where are you going? Where's my hug?

—— Family on the Edge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指小嗝嗝)长得还真是小巧可爱啊。
You're so small and cuddly.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那好吧,把我铐起来,然后继续你的任务吧。但你听好了,小嗝嗝,如果海瑟出了任何差错,这笔账就记在你头上
Fine. Lock me up, then go do your mission. But know this, Hiccup. If anything happens to Heather, I will hold you personally responsible.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来吧,碎主!我们让他们(龙猎人)看看一个真正的龙骑手究竟有何作为!
Come on Shattermaster! Let's show 'em what a real rider and his dragon can do!



海瑟,当你读到此信,我猜我已身处险境。对不起,我不能让小嗝嗝跳进这个圈套。告诉我老弟,如果他真的想要重创威戈,就去攻击他的下一场龙拍卖会。拍卖会的地点经常在变,但当他翻开足够多的石头,就会有石头下面的虫子告诉他具体的地点。还有一事,我没有杀死我们的父亲。当他失踪后,我让族人们相信,是我杀死了我的父亲,这样他们就认为我已足够强大去担任部落首领。我这辈子已经做了太多错事,但如果你认为是我杀死了父亲,我将永远不得安息。保重。
你的哥哥
达格

Heather, if you're reading this, I guess that's bad news for me. Sorry, but I couldn't let Hiccup fly you into a trap. Tell our little brother that if he really wants to hurt Viggo, hit his next dragon auction. It moves around, but if he turns over enough rocks, some worm will tell him where it is. One other thing, I didn't kill our father. When he disappeared, I let people believe that, so they would think I was tough enough to be Chief. I did a lot of things I am sorry for, but I couldn't rest in peace knowing you thought I did that. Be Safe. Your brother, Dagur.

—— (达格给海瑟的遗书)


飞越边界第四季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们都傻了吗?快给玛拉女王跪下!
Have you all taken leave of your senses? On your knees before Queen Mala.

—— Saving Shattermaster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们很幸运,我孤身一人前来。这里对你们已经不再安全。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求求你,我没钱。我就是个可怜的流浪汉,全仰仗您们这些勇士的施舍苟活。
Please. I have no money. I'm but a poor vagrant, living off the scraps of kind warriors such as yourselves.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感觉真是好极了!让我想起了我年轻时的时光!
That feels so good, reminds me of my youth.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我保证我会回到你身边,妹妹。这一握手就是狂暴战士间的庄严承诺。一个从现在直到永远都打不破的承诺。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哈哈!我早就该知道是你做的,海瑟。我们全家都擅长烹饪。哦!我猜你做了一道“邪恶狂暴鸡”。
Ha-ha! I should have known it was you, Heather. Cooking is in our family's blood. Ooh! I bet you make a wicked Berserker chicken.

—— 达格


飞越边界第五季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对不起,我老是把名字记错,鼻涕喷。(达格把“鼻涕粗Snotlout”错记为“鼻涕喷“)
I'm so sorry. I'm usually dead on with remembering names, Snotpocket.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你说的是法语吗?我喜欢法语!欧哎!欧哎!
Is that French? I love French! Oui, oui.

—— 在听到鼻涕粗给自己加油”Snotlout, Snotlout, oui, oui, oui!“之后,达格误以为鼻涕粗在说法语,因为“oui”(法语读作“呜喂”)在法语里表示“是”


Humans icon DAGUR.png

达格

一定要活下来,海瑟。我喜欢拥有一个妹妹。
Please don't get killed, Heather. I like having a sister.


引用与注释

查看更多

新logo竖.png

更多《驯龙高手》动画里的角色

点击右侧“展开”二字以查看本列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