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眠龙勿扰

帮助:如何发布同人作品 | 作者权利

转载请先联系作者获得许可,转载时需标明作者和来源!

作者(灰机昵称):暂无

作者的百度贴吧ID:凌枫

标签:已完结原创驯吧九周年纪念册收录四巨头HE

为了尊重同人作者的设定,同人作品的原格式均予以保留。同人文中使用的译名不一定和本站使用的译名一致。



Hiccup; Toothless Transparent.png

您或许对“四巨头”感兴趣。

您可以点击这里访问四巨头的条目。


这里是霍格沃茨[1]。这里的神秘感可谓是举世无双,当然,可能麻瓜[2]看起来这里只是一堵墙后的未知世界,而巫师眼里,这巍巍城堡和占地庞大的校园却藏着不少惊喜。

第二次巫师界大战[3]结束后已过了若干年,在多方修整下学校早已恢复了往态。生人继续着他们的生活,逝者也将被铭记。废墟之上再次屹立的城堡比以往更加坚强不屈,一如一届又一届的霍格沃茨人。

这里的生活依旧精彩绝伦,只是不适合胆小鬼们。要知道,麻瓜们都喜欢削削木头或者绣绣花什么的,而霍格沃茨的巫师们除了日常与魔法打交道,还喜欢……一种小小的娱乐活动。

鬼飞球灵活地传送在球员们的扫把之间,游走球呼啸着在场上横冲直撞,金色飞贼扑闪翅膀神出鬼没,身着黄色与红色不同队服的巫师腾飞于偌大的球场上空。这种惊险刺激的娱乐活动,巫师们通常会称为——魁地奇[4]

而此刻格兰芬多[5]与赫奇帕奇的比赛正在进行,战局胶着,欢呼此起彼伏。场地座无虚席,四个学院[6]都有人来观战——每场皆如此。

赫奇帕奇队找球手小嗝嗝正致力于追逐眼前不远处的金色飞贼[7]。他低头躲过一个游走球[8]的野蛮冲撞,身后的击球手队友紧跟一击将它回敬给格兰芬多。飞贼胡桃般的身躯左冲右躲,小嗝嗝伸出左手想去抓,发现余光处多了一个红色身影。

“又见面了小咯嗝!”

带着苏格兰口音的爽快招呼传来。格兰芬多找球手梅莉达[9]显然也发现了飞贼,正飞速追赶并靠近过来。小嗝嗝对于自己名字的奇怪发音无奈撇嘴。

现在是两个人一起竞争面前这带翅膀的小东西了。迎着阳光的金色飞贼有些刺眼,小嗝嗝感到轻微目眩,几次伸出去的手都被挤过来的梅莉达逼退。

接近了……两人的扫帚都在靠近飞贼,两人都在紧张默念。突然身后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是赫奇帕奇守门员扑出了一粒鬼飞球,梅莉达在空中惊了一下而不由得停顿了一刻。

小嗝嗝趁机加速前冲,眼看伸出的手就要抓住飞贼——

此时,在声势浩大的欢呼背后,小嗝嗝忽然隐约感觉到远处的天空有个黑色而巨大的影子。身处高空的他愣了一秒,紧张之下眼神的聚焦不由得从飞贼身上移开。他清晰看到那个影子似乎扇动着翅膀,跌跌撞撞地在半空盘绕。

欢呼还未彻底平息,他听到远处的黑影发出一声奇异的长吟,随后一头扎进被朦胧远雾笼罩的禁林[10]再无动静,只惊起一阵扑朔飞鸟。

在这一刹,小嗝嗝身后的梅莉达迅速冲上前,在他还没回过神的眼前一把抓住了飞贼。

“逮到你了!”梅莉达的兴奋嚷嚷被观众席紧接着爆发的更大欢呼淹没,她举起手中扑棱翅膀却动弹不得的金色飞贼——宣布着比赛结束,格兰芬多获得胜利。


比赛结束后的赛场人声纷乱,狮院红披风们冲过来与梅莉达击掌拥抱,獾院们略失意地拎着扫帚离开,各学院观众兴奋讨论着各自散去。

与队友分别的梅莉达在人群中前行,她想找到小嗝嗝。然而赫奇帕奇的队伍休息室已经空了,她发现只有找球手的披风和扫帚被扔在座椅上。

一抬头,她看见小嗝嗝正在不远处出口,他从反方向离开了球场,往外走去。

“那里不是禁林方向吗?”梅莉达盯着小嗝嗝的背影。

“红发女!”人群中一声清脆的大喊让梅莉达脚下一个趔趄。

她转过身来,一个有着银白色头发、身上随意披着绣银徽的墨绿袍、看起来不拘小节的斯莱特林[11]男生正试图从人群中挤过来。

头发颜色阴险,衣服搭配不怀好意,一看就是吊儿郎当的人。梅莉达想。

“可真有闲工夫,杰克[12]小白毛。”梅莉达瞪回去,“你来这儿,肯定是躲着乐佩[13]吧。”

杰克脸上一阵无奈。“别把我抄她论文不小心把她的羊皮纸给掉火里的事儿告诉她。”他做了个鬼脸,“红发女今天抢了维京人的飞贼,可要当心雷神大晚上唤来夜煞——死神与雷电之子,”紧接着他又装模作样地压着嗓子:“我是托尔,奥丁之子,为了北方神的荣耀!”

梅莉达不屑地走向休息室:“得了吧小白毛,除了十几年前古灵阁溜出来的那条,世上早就没有龙,更别说夜煞了——而且小咯嗝才不像你们那样阴险记仇,还总是拿别人籍贯开玩笑。”

杰克一同往前走着,刚想反驳,忽然嘴角冒出一个偷笑,抽出魔杖悄悄念了一句:“小心地滑。”

魔杖尖飞出一片银白冰霜,瞬间铺撒在梅莉达脚下。梅莉达猝不及防一脚踩上去,滑了一跤,摔了个四仰八叉屁股锤地。

“杰克!你这个天杀的白毛鼬!”梅莉达愤怒地爬起来,挥舞着拳头冲向杰克,杰克大笑着迅速溜开。

追打着跑了几步,杰克突然停下脚步:“学院比完赛,从来都是我们几个一起回去。小嗝嗝呢?回休息室了?”

“刚才看见他往禁林那儿去了,”梅莉达趁机朝他头上报复地来了一拳,也停下:“比赛时这家伙有点不对头,眼见着就要抓到飞贼了,突然盯着远处不动了——他看到了什么,敢自己跑去禁林?”

杰克把手插进袍子口袋。“跟着一起去看看。”


霍格沃茨一如既往的阴天。此时的禁林被薄雾笼罩,覆盖住高耸的树木和神秘莫测的丛林。反常的是这天连鸟鸣也少了许多,寂静得令杰克不寒而栗。

“荧光闪烁。”梅莉达举着魔杖走在前方。禁林似乎被什么东西粗暴蹂躏过,到处是断枝落叶和黑糊糊印记,空气中还有难闻的烧焦味。窸窸窣窣的脚踩落叶之声把杰克吓得一惊一乍。“红发女你……闯这么快干什么?”

闭嘴,杰克。” 梅莉达扭头冲杰克比了个“嘘”的手势。不远处传来微小的声响,像是某种生物的低沉呻吟夹杂着碰倒植物的咔擦声。“梅莉达举高了魔杖,左手拨开前方的灌木,忽然她一动不动了。

杰克拨开树枝穿过来,也呆住了,“这,这是……”梅莉达见状不妙,一把捂住他的嘴。

面前,一片狼藉的丛林间,小嗝嗝正待在那里。而他身前不远处是一条浑身漆黑、体型稍大却形态优美的生物。它的翅膀缩在后背盖住了身体,头颅疲惫地倒在地上,黑色鳞片隐隐发出暗泽的光彩。这是一条龙。

但这条龙卧在丛林的平地上,似乎睡着了,灌木遮挡着它一起一伏的身体,喉咙里发出的咕咕噜噜低沉声音,听起来它不太舒服。

小嗝嗝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瞪大了双眼。“你们怎么也来了——”

“……龙!”杰克摆开梅莉达的手终于咕哝出声。


三个人匆匆赶回学院方向,天色渐暗,远方的禁林更加朦胧不清。

“原来你比赛时发呆就是看到了它。”梅莉达良久出声。小嗝嗝沉着头:“它受伤了,不知被什么烧到或是炸到,身上不少伤口,也飞不了。”他停下来。

三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小嗝嗝望着他们,深吸一口气,努力而又坚定地说:“我想治好它。”

“你疯了——”梅莉达压低嗓子惊诧道。

“我靠近它的时候它没有太大戒备,只是因为疼,望向我眼神满是求助。”小嗝嗝有些难过地解释,“我第一次见到龙,它这么有灵性,看起来也很年轻。我只是看着它……却简直感觉在和它沟通。”

“但它不让我碰它的身体。”他自顾自继续说着:“我不想把它交给教授们。它会被不让人碰,可能会被认为是危险范畴内的龙,只能被关起来。”

小嗝嗝眼里闪烁着未有的光。如此聪明智慧的生物,就算是第一次见,他却觉得似曾相识。就好像是从前做的梦,又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遥远土地的回忆。

一直默不出声的另外两人各自消化着。一直到了宿舍楼梯前,梅莉达终于道:“我们去找乐佩说说这事吧。”杰克叹了口气也接道:“那个把图书馆当宿舍的长头发女孩……也许有办法。”


等到他们在图书馆一隅找到乐佩、把一脸错愕的金发姑娘拽到走廊并叙述完整个过程后,她足足沉思了几分钟,如此回答道:“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龙。”。

杰克盯着她,又看看托着腮帮子的小嗝嗝,问道:“这种全身漆黑的龙很多见吗?还是说,这是我上午说的雷电与死神之子夜煞——”

“小白毛,别响。你的嘴里就没有好词儿。”梅莉达坐在一旁踢了他一脚。

乐佩对此已司空见惯,她站起来:“现在我们知道它被烧伤了。对于这类神奇动物,我想有个人了解最多。”

四个人相互对视一眼。

“海格[14]!”异口同声的呼喊。


噼里啪啦的火堆在高大的小木屋门前烧的正旺。还没等他们走近,空气里飘来一阵可怕的臭鱼烂虾味道,这让四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海格又在折腾什么见鬼实验?”梅莉达捂着鼻子。

海格那高大的身影就在小木屋前,显然他看到了走来的四人。“哈,四个学院的小家伙。”海格挥挥手,脸上的微笑带出些褶子让他的长相越发恐怖。

乐佩上前与他握了握手:“上午好,海格教授。我们来讨教一个问题,是关于神奇动物……”

“等下,等下。我很乐意解答你们小家伙的问题,不过现在不是闲叙的时候——抓住你了!”海格出人意料地背过身去,随后大手一把拽住某个物体。此时众人才发觉那可怕气味的来源就在他手里:一只没有脑袋、脚肢横七竖八、看起来还黏糊糊的灰白色东西。

没等众人惊讶,一直神游的小嗝嗝先喊了出来:“这是炸尾螺[15]?”

海格抓着那东西塞进地上扔着的笼子。“没错,这位赫奇帕奇先生。这就是炸尾螺,十几年前我培育出来的疯狂小东西。这一只是幼年的,等到成年它会长出盔甲,尾巴还能爆炸喷火,要比现在漂亮得多。只可惜这阵子他们繁衍季节总是下雨,有好大一批溜去了禁林……”

小嗝嗝听着这些话,心里越发清晰又惊惶。他转过头,发现杰克和乐佩的神态与他相同的了然,梅莉达也若有所思地盯着笼子里的那几只恶心生物。

一只背上带刺、甲壳白乎乎的炸尾螺突然在笼子里动了动身子,紧接着“噼啪”一声,它的尾巴喷出一簇火焰,即刻间烧焦了地面,冲得它带着整个笼子往前滚了几码,把正在戳另一只炸尾螺的杰克吓得抽回了手。

在这个当儿乐佩趁机上前问道:“那么,海格教授,若是被它伤到该如何处理?”

海格回过头来开心地回答:“你很有想法,拉文克劳[16]小姐。小家伙们去庞弗雷夫人[17]那儿擦些烧伤药就行。厚实点儿的生物只会被它吓到,只需要一点儿药、治疗咒和安抚安抚。它的腹部没有甲壳,你要是能把它整个儿翻过来,再大的炸尾螺也得歇歇了。”

海格讲到兴头上就开始喋喋不休。“小家伙们,你们要知道这些都是美妙的生物,只有热爱它们才会发觉这些漂亮家伙的神奇之处。去试试养一段时间或者触摸沟通几次……”

趁着海格沉浸在无穷无尽的叙说中,梅莉达转回来朝伙伴点点头,四人默契地扭头就溜。


接下来的这个白天,有四个处于不同教室的学生分别在不同的时间因课堂上发呆被各自的教授点了名。当然,发现了龙还打算治好它,这样稀松平常的事,只是在课堂发发呆也真是太过于夸张了。

到了下午的课余,这几个神态不太自然的四学院学生在例会礼堂碰了头,随后四人悄悄地溜出楼,往禁林方向而去。

脚踩着林间地上略显干燥的枯枝落叶,乐佩和杰克一起拖着个手提袋,那袋子看起来不大,两人却满头大汗。

“这个袋子被我施了无限扩张咒。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乐佩艰难地抓着袋子解释道。小嗝嗝凑近,闻到一股鱼腥味。“包括从后堂小精灵那儿偷来的鱼?”

“嘘——我们到了。”在最前头开路的梅莉达示意。

周围折损的树木指引向了一个位置,四个人拨开树丛踏上那片空地。身体漆黑如墨的龙静静窝在不远一处,灵敏的耳朵抽动一下,它缓缓抬起了头。碧色的眼睛无声注视着他们,瞳仁缩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小嗝嗝吸了口气,把乐佩袋子里的一条鱼抓在手里。

他始终望着龙,龙也专注地望着他。小嗝嗝慢慢地朝它挪去,忽然,他探手把怀里的魔杖抽了出来——龙的瞳仁缩成了一条线——小嗝嗝又干脆地扔在了远处地上。他身后,梅莉达见此,待不住地想要出声,被杰克捅了一下。龙的目光没有离开小嗝嗝略显瘦小的身躯,等到他终于轻轻蹲下来,用颤抖的手把鱼递向它的眼前……

小嗝嗝不敢抬头,他能感受到龙温热的鼻息喷吐在手上。龙静静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忽然,它的喉咙里发出了呼呼噜噜的声音——令梅莉达和乐佩想起若干年前某位入选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18]的学姐曾经养过的大猫。就在这气氛下,龙把目光转向那条鱼,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和近似激动的情绪,张开了——任何(杰克想象中的)尖牙利齿都没有的嘴。紧接着“噌”的一下一排牙就从牙槽位置冒了出来,它带着肉眼可见的愉快表情,啊呜一口把鱼吃进嘴,咽下了肚。

小嗝嗝愣愣地望着龙,前一刻还用眼神盯得人发毛的龙此刻满足地咂咂嘴,又转头用期待的目光看向乐佩手里的袋子。傻了的几个人这才如梦方醒,以梅莉达为首,连忙把鱼往外拽。突然,龙支起身子毫不客气地蹭了过去,身后的尾翼拖在地上,带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动。小嗝嗝傻站在原地,他们几人就这么看着这条龙几乎把整个头伸进不大的布口袋,稀里呼噜地努力吃鱼。

“梅林的胡子啊。这条龙,不,这条小龙……真是聪明。”杰克半响才出声。梅莉达和小嗝嗝几乎同时点头。

这个时候,他们才有机会好好看看小龙身上的伤口。如小嗝嗝之前所说,大部分只是烧伤了表皮,但翅膀上被炸伤的较深伤口还轻微流着血,让龙翼无法舒展。“……愈合如初[19]。” 乐佩的声音悄悄在小龙身后出现,一阵温和的光芒流淌过,小龙吃了一惊,把脑袋从袋子里拔出来,它看到的是连同小嗝嗝在内的几个人用魔杖指着它的伤口,而那受伤狰狞的表面因此平缓了一些。

小嗝嗝再看了小龙一眼,恍惚觉得小龙看他们的眼神有些特殊。它轻轻吼了一声,转身离去,回到了原来栖息处。梅莉达拽住一步三回头的小嗝嗝,同乐佩和杰克用周边的灌木遮掩住空地,迅速离开了禁林。


小龙——现在应该叫它“无牙”,这个名字来自小嗝嗝的灵感、杰克的起哄、梅莉达的赌气及乐佩无奈的一锤定音。关于如何去探望它这事儿,四人制定了一套计划:每日两人一组轮值。鉴于无牙受了伤,看起来没法走动觅食,他们会带去给它吃的鱼——小精灵们都快气疯了和烧伤药——庞弗雷夫人担忧地看着他们抬走的有半人高的药盒子,以及乐佩教给他们的愈合如初咒。

无牙看起来年纪不大,而以它的活泼性格和对人的亲近来看,的确如此。随着探望次数增多,无牙对秘密行动四人组越发不设防,最得其喜爱的还是小嗝嗝,它甚至把自己的尾巴扫在他身上,害得小嗝嗝走路倒栽葱。

“这是龙亲近你的举动,你要学着适应它。”随着再一次的图书馆碰头,乐佩一边翻着一本记载着龙种习性的厚重旧书,一边安慰小嗝嗝。

“这是什么见鬼的记载,真的有人养过龙还写成了书?”杰克捧着脑袋抱怨道。他几天前的一次禁林之行被无牙吐了半条鱼,面对无牙友善而期待的目光他不得不装着咬了一口,以至于到了学校满是美味的晚饭桌上都吃不下去东西。

“作者是查理·韦斯莱,那位在罗马尼亚研究龙的前辈。他的书应该有些参考意义。”乐佩翻过封面读道。梅莉达看着杰克惨兮兮的模样幸灾乐祸:“看着点小白毛,下回你跟着我一组去,可得学学我的格兰芬多驯龙法。不过说回来,小咯嗝才是跟无牙最处得来的那个。”

小嗝嗝听到她的话回过神来。无牙对另外三人的态度是友好,对他是——小嗝嗝仔细想想,这种特殊的感觉他也描述不出。

“乐佩,你的愈合如初咒是怎么做到效果比我们几个强些的?”那厢杰克在一旁发问。

乐佩抬起头,脸上浮起愉快笑意:“我在图书馆看到了曾经参与邓布利多军的学长笔记,这几天学会了守护神咒。我发现不仅是这条咒语,若是在任何治疗和改善方面的咒语上注入自己的情绪和专注,效果都会有不同……”

“你学会守护神咒了!”梅莉达惊喜地叫起来。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红发女,我肯定比你先学会。”杰克如往常一样悠悠地戳她怒点。

“走着瞧小白毛,你的守护神说不定是只阴险的白鼬。”

“是吗?红发女的守护神可别是只毛发茂密的狗熊……”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乐在其中的秘密行动逐显成效。无牙不仅伤口大部分痊愈,对他们也更加亲近。更难得的是,极其聪明的无牙仿佛感觉到四人所做的这些事是偷偷所为,它从不发出过大动静,也从不乱飞。

意外也存在。一次梅莉达和杰克的打闹中不知是谁的魔杖喷出了些火花,无牙竟然头一次惊惶吼叫出声。幸好当天有魁地奇比赛,学校内没人注意到禁林的动静。

“看来被炸尾螺伤到的无牙内心还是有阴影。”小嗝嗝想到。点滴相处中他渐渐把无牙当作了伙伴,每一次目光对视、每一次手掌接触,那有灵韵一般的眼神和粗糙龙鳞的触感,总让他内心动容。

而多次前往,几人也发现正如海格所说,禁林的确再次出现了不少炸尾螺的踪影。甚至有一次梅莉达与它们交起了手,她思路专注又在情急之下意外放出了守护神咒——的确是一头银白的熊,被夹克笑话了很久。


一如几个月以来又一个课余的下午。本由梅莉达和小嗝嗝前往的这天有些特殊,因为无牙已经基本痊愈,这一天是他们打算送无牙离开的日子。几个月不长也不短,相处的感情就在这小小的禁林里日渐深厚。四个人都想去禁林最后见它一次。

先出发的梅莉达和小嗝嗝走在禁林那条已经熟悉的小路上。气氛有些低落,小嗝嗝一路上都不发一言,连梅莉达擅长用来活跃气氛的苏格兰猎人笑话都无法使他心情变得更好。

“来吧小咯嗝,别这么消沉。从昨天上午的魁地奇比赛你就在难过了,”梅莉达看着他安慰道:“无牙是你发现的,我们偶然认识它已经很难得了。它的伤好了,你该感到开心些。”

小嗝嗝自己也说不清脑海里是不舍还是迷茫。“谢谢你梅莉达。我只是一直没想通,无牙对我是什么情绪表达——”他忽然感到脚底踩上了硬而脆的东西,仔细看看,那是一段烧焦了的树枝。

梅莉达察觉到他的举动,往四周环视了一圈。她惊讶地发现干燥的禁林地面遍地是黑乎乎被烧焦的枝叶,灌木下还伴有窸窣的声音。

不待她提醒,小嗝嗝也反应了过来,两人立刻抽出魔杖。他们追寻那声音往前跑了几步,空气中的味道开始变得难闻。突然,梅莉达身侧噼啪炸裂声骤然响起,火光一闪,竟有一只有着灰白色甲壳和卷曲背刺的成年炸尾螺朝这儿冲了几码。梅莉达吓了一跳,随即冷静了下来。她让过这只的冲势并立刻用魔杖对着它喊道:“障碍重重!”那炸尾螺向前冲的动作一顿,被闷头顶了回去。

小嗝嗝感到了不对劲。林子里炸尾螺的数量比以往遇到的多了不少。这些恶心且脾气坏的惊人的生物似乎没针对他们俩,看起来是不巧相遇的一群在互相争斗。噼啪的声音不断传来,火光也没消停下来。

“这群炸尾螺在打架,它们太多了!”梅莉达冲小嗝嗝喊道。而此刻小嗝嗝脸色担忧地朝他们原来目的地望去。

“无牙,它还在那儿!”


刚踏入禁林的乐佩和杰克两人很快也发现了林子里的一团乱麻。多只炸尾螺就在杰克的眼前噗呲一下伴着火花炸飞了过去,刺鼻味道让他想起放坏的臭鱼。

而伴着恶心生物们彼此你死我活的战况越发激烈,两人发现自己很难往前走了,稍不留心就有一只炸尾螺像坐火箭似的在前头被它的同伴揍趴下。

乐佩举着魔杖用障碍咒击开了不少挡路螺。她想着海格说过的话,突然灵光乍现。她一把拽过杰克:“快,杰克,用你自创的让地面结冰的咒语!”

“那——那不是恶作剧用的吗?”杰克摸不着头脑。乐佩无奈瞥他一眼,懒得解释。杰克才骤然明白过来:“让它们推着自己往前冲的时候滑翻过去!”他也不啰嗦,抽出魔杖,对着一只尾巴开始冒火的炸尾螺念道:“小心地滑!”魔杖尖飞出一片冰霜,瞬间铺在地上,那准备前冲的恶心东西七肢八脚忙乱打滑,直接把自己翻了过来。

乐佩上前看看使劲挣扎却怎么也翻不过身的炸尾螺,满意地一步跨了过去。杰克跟上,他一边举着魔杖到处大喊“小心地滑”让更多炸尾螺肚皮朝天,一边朝乐佩凑过来:“长头发女孩,你真是个天才。”


在杰克的开路下两人越发靠近无牙所在的空地了。他们拨开一丛灌木,发现梅莉达和小嗝嗝就在不远处,两人挥手喊着,四个伙伴彼此终于会师。

紧接着他们都听到了一声特殊的长吟——小嗝嗝猛地望去:“那是无牙的声音!”他感觉到这声音急迫而紧张,有努力压低却抑制不住的惊惶。

前方隐隐看到了那黑色的熟悉身影,小嗝嗝焦急地跑向空地,几人也紧跟上去。

当小嗝嗝再次躲开一只飞冲的炸尾螺、看到无牙时,他几乎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眼前的无牙惊慌而戒备,它双眼瞳仁紧缩成了一条线,压抑地低吼着,疯狂地挥动尾巴扫开周围打架打得不亦乐乎的暴脾气生物。

“无牙,别害怕,是我们!”梅莉达见状焦急地喊出声,双腿一蹬就要上前。

“无牙之前就是被炸尾螺弄伤的,”杰克把她拽回来,“你别过去,现在这个场面它旧忆重提,肯定安静不了。”

小嗝嗝想去安抚,却发现无牙受惊得厉害,他没法靠近。他想对无牙伸出手去,可它始终戒备地盯着远处的炸尾螺。“有什么能影响情绪的咒语?”小嗝嗝望着无牙满是担忧,他扭头朝乐佩喊道。

乐佩也在努力思考。她看着挥动魔杖赶走周围炸尾螺的梅莉达,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用守护神咒!”她快速解释道:“守护神咒带来的情绪渲染可以改变环境氛围,对无牙一定有安抚作用。”

梅莉达和杰克闻言毫不犹豫。他们几乎同时举起魔杖喊出:“呼神护卫——”

梅莉达努力回想着魁地奇球场上得胜时的欢畅,杰克脑海里则是霍格沃茨一晚令他心神安宁的皎皎月光。以及两人相同的、几个人互相打闹拌嘴的学院生活。瞬间,耀眼的光芒带着和蔼愉悦的感受,从两人的魔杖尖喷涌而出。一只银白色稳重的熊和一只身形挺拔的麋鹿已然成型,环游在周围的空气中。

随后乐佩也喊出了咒语。她想着曾经梦里出现过的,比漫天星斗更明亮几乎映明她内心的天灯。银白的鸟儿轻盈扑扇着翅膀渐渐成型,乐佩的守护神灰背隼——与梅林同名的灵鸟在半空盘绕,光芒一同落在无牙身边。

无牙此时已安静了许多,它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小嗝嗝,眼里还是有着些许焦躁。

小嗝嗝也抬头望着无牙,在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之前,它漆黑的外表、仿佛会说话的眼神、鼻孔翕动着喷出的暖和气息,都如同放大一般映射在他眼里和心中。

那一刻,他好像知道了无牙一直以来的情感表达,也明白了自己想不通的问题。

那是信任。无与伦比的,互相当作一体的信任,是第一眼就可以认定的永远的同伴。

遥远的回忆好像又迸发了出来。那个模糊的声音伴着呼啸的仿佛高空传来的风,他在说,你和我,并肩而行。

你有着龙的灵魂。

小嗝嗝闭上了眼睛。他伸出手,缓而轻地靠近向无牙的方向。在仿佛万籁俱寂的这一瞬间,他感到带着温热气息的粗糙触感真实地贴在了他伸出的手掌上。

而他也没有退缩。

等到他睁开眼,那双碧色的眼睛就在视野里。无牙缩回了脑袋,小嗝嗝脸上浮现了释然的笑意,他重新举起魔杖,冲着天空喊出了声:“呼神护卫!”魔杖尖喷出银白的光芒却没有成形,那光芒直接覆在无牙的身上,焕发着独特而亲切的情感。

小嗝嗝的守护神,确切地说,也是他的同伴——正是一条龙。


耀眼的银光渐渐散去,无牙的眼神恢复了往日的清澈。不知何时禁林四周也安静了下来,危险的炸尾螺们在这儿散发的氛围渲染下已经悄悄散去了。

无牙对眼前的四人轻轻低吼几声,仿佛表达着无言感谢。小嗝嗝退后几步,他和三个伙伴们都清楚,是时候告别了。小嗝嗝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眼前漆黑如墨的大家伙,而无牙也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临别举动——它没有预料地抬起身,却是把尾巴扫在了小嗝嗝身上。

梅莉达首先爆发出畅快大笑,紧接着,杰克和乐佩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懵的小嗝嗝,也加入了大笑的行列。无牙睁着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们,它忽然也努力地扯动嘴角,不熟练地露出了一个吐着舌头的龙式笑容。

“你这个傻瓜大蜥蜴。”小嗝嗝咕哝着爬起来,脸上也是无奈的笑。“今后我们不在,要多小心危险的神奇动物——比如炸尾螺,鸟蛇,毒角兽什么的……”

“别去找霍格沃茨的小精灵们偷鱼吃。”梅莉达一起出声。

“要注意别被魔法部巫师和麻瓜们发现。”乐佩补充道,杰克也跟着说:“而且,遇到一个叫查理·韦斯莱的巫师就跑远些!”

无牙装作随意地在他们头顶喷了一口热乎乎的气,吹乱他们的学院袍,自己却调皮地眨着眼。它最后看了四人一次,清澈而灵性的目光停在小嗝嗝身上。随后它将视线转向了天空,不再犹豫地展开龙翼。

小嗝嗝抬头望着它有力的双翼刮起一阵风,树木枝叶响动,头顶的月光映照在入夜的禁林里。无牙几次扑扇双翼已升入了半空,月光下,它清晰的影子投在小嗝嗝身上。

黑龙在天空盘绕几周,逐渐地越升越高,隐入遥远的云层。

“无牙——一路顺风——”几人一起呼喊。

回应他们的是一声渐渐远去、响亮而悠长的龙吟。


 

几周后的又一场魁地奇。火热气氛丝毫未变的观众席带动球场一片沸腾,斯莱特林与拉文克劳的比赛已落下帷幕,格兰芬多与赫奇帕奇正再次上演一场好戏。

鬼飞球被一次次击进双方球门,游走球辗转来回于击球手们的球棍之下,而金色飞贼——

梅莉达努力地追赶这金色胡桃一般的小东西,火红的头发在空中飘扬。小嗝嗝从侧面悄悄靠近过来,瞬间一个加速,这回抢在梅莉达之前,他伸出手稳稳捞住了飞贼。观众席爆发热情的欢呼尖叫,梅莉达无奈望向手握飞贼的獾院伙伴,这边的小嗝嗝耸了耸肩,朝她得意地一咧嘴。

这里依然是霍格沃茨。有着悠久历史、神奇传说的魔法学院,巍巍城堡历经风雨,也发生着数不清的特殊奇遇。

这里的校训很简单,只有一句话——“DRACO DORMENS NUNQUAM TITLLANDUS.”即“眠龙勿扰”。

而此刻,四个打破了这项简短校训的霍格沃茨学生,正在魁地奇球场的出口空地处愉快地碰头。他们来自不同的学院,有着不同的性格和习惯,但能阻挡他们聚在一起的从来都不会是这些差异。

彼此信任,是他们没有任何隔阂的必要原因。

同伴——与梅莉达、杰克和乐佩一同往教学楼方向走着的小嗝嗝想着,他们还有一个特殊的同伴。

尽管天涯各自遥远,但曾为彼此信任同伴的小嗝嗝也毫无疑问地相信——

总有一天,会与你再次相见。


注释

  1. 霍格沃茨:英国作家JK·罗琳创作的小说《哈利·波特》中供英国青少年巫师学习魔法的魔法学校。
  2. 麻瓜:《哈利·波特》中巫师对不会魔法的普通人的称呼。
  3. 第二次巫师界大战:指《哈利·波特》最后哈利·波特等人和反派伏地魔之间的战争。
  4. 魁地奇:《哈利·波特》中巫师之间的一种体育运动。
  5. 格兰芬多:和下文的“赫奇帕奇”一样,是霍格沃茨的学院名
  6. 学院:霍格沃茨拥有四所不同的学院(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四所学院各有风格,新生在入学时会根据个性被分配到不同的学院。
  7. 金色飞贼:魁地奇比赛中的一种球,抓住即可为本队加150分,并结束比赛。
  8. 游走球:魁地奇比赛中的一种球,它会在场内无规则运动,冲撞进行比赛的队员。
  9. 梅莉达:迪士尼影片《勇敢传说》里的女主人公。
  10. 禁林:霍格沃茨旁的一片树林,里面生存有大量生物,如马人、巨型蜘蛛等。
  11. 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个学院之一。
  12. 杰克冻人:梦工厂影片《守护者联盟》的男主人公。
  13. 乐佩:迪士尼影片《长发公主》的女主人公。
  14. 海格:全名“鲁伯·海格”,霍格沃茨的林场看守,后任神奇动物课教师。
  15. 炸尾螺:《哈利·波特》中的一种魔法生物。
  16. 拉文克劳:霍格沃茨四学院之一。该学院的风气是崇尚智慧与真理,与上文中被分到拉文克劳的乐佩在图书馆埋头苦学相一致。
  17. 庞弗雷夫人:霍格沃茨校医院医生。
  18. 《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记载霍格沃茨学校历史的书。
  19. 愈合如初:一个魔咒的名字。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