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 inline n3y87h5ZAH1sb5887.png
阿尔文和流放者
Alvin & the Outcasts

《博克岛的骑手》第06集


首播平台:Cartoon Network  片长:22分钟  播出日期:2012年9月25日

评级:Footer-rating-logo.jpg TV-Y16-FV (TVPGS)

导演:John Eng

编剧:Jim Cooper

 出场角色
 出场龙
 配音演员阵容

Alvin and the Outcasts title card.jpg

  本集画廊

编辑或访问《阿尔文和流放者》的画廊。


Humans icon HICCUP15.png

小嗝嗝

有趣的是,一夜之间,你最大的敌人引起的攻击居然可以改变很多事。我本要是要去证明我们的龙永远不会伤害我们。而他们证明了他们将永远保护我们。
It's funny how an attack from your greatest enemy can change things overnight. I set out to prove that our dragons would never hurt us. What they proved is that they will always protect us.

—— 小嗝嗝的收场白


阿尔文和流放者”是“博克岛的骑手”剧集的第六集,于2012年9月25日播出。上一集是“我们信任的龙”,下一集为"寻龙高手"。

概述

在军械库被毁龙被驱逐出岛时,叛变者阿尔文和流放者们入侵了博克岛,他们为了获得传说的“驯龙秘籍”绑架了小嗝嗝

重大事件

  • 叛变者阿尔文及流放者部落出场。
  • 龙重新回到了博克岛。
  • 阿尔文开始向着他的目标前进,他抓住小嗝嗝想要学习如何驯服自己岛上的龙。

情节

在“我们信任龙族”中这一集中先回顾了上一集所发生的事,博克岛由于军械库被毁,所有的龙被强行要求驱逐出岛,小嗝嗝怀疑这都是梅尔度搞的鬼。回顾结束,镜头转到现在,龙驱逐后所在的龙之岛上,钩牙和双头龙巴夫和贝琦正准备打架,无牙趁着两只还没打起来赶紧过来干涉平息了这场打斗。而后回到了背阴的石头下悲伤地看了看它的背鞍,跑到了崖边隔着海面望向博克岛的方向思念着小嗝嗝。

回到博克岛的岸边,小嗝嗝同样望向海的那边。在他发现是梅尔度用道具陷害了他们的龙之后,他召集了小伙伴试图寻找被梅尔度丢落悬崖下得那些陷害他们龙的证据,希望有可能冲到沙滩上。鼻涕粗大声的抱怨道他们在外面已经搜寻了还几个小时却一无所获,但小嗝嗝告诉他实际上他们仅仅搜寻了十分钟,并且鼻涕粗搞了半天就是用树枝弄了小建筑。小嗝嗝问他这在搞什么,鼻涕粗说这个小东西叫做“Snotlout 庄园”,而他现在就差一个像阿斯翠一样的女王了,不过这么尬撩妹果断被拒绝了。悍夫纳特踢碎了“庄园”踩在上面打断了鼻涕粗,告诉他“袭击了庄园”。鱼脚司告诉小嗝嗝他们找那些证据的机会快赶上让阿斯翠和鼻涕粗约会一样小了,阿斯翠也来到小嗝嗝身边说他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证据。就在这时鼻涕粗突然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小嗝嗝他们都冲过来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发现,结果只不过是鼻涕粗发现了他小时候丢失的第一个大头棒。 镜头转换到锻造房,高伯正在锻造军械库毁坏的武器。斯图依克着急的催促着高伯让他尽可能快点,因为没有武器的博克岛将一直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尽管高伯告诉过斯图依克就不应该把龙驱逐出岛,但斯图依克告诉他在那种情况下没有更好地选择。高伯描述着如果博克岛被攻击将会发生多么可怕的情形。特别是最令他们害怕的死敌:阿尔文,一个声称要杀掉所有人占有博克岛的叛变者。

场景变换,叛变者阿尔文,和一群被称作流放者维京人生活在一起的一个凶残的战士,这些人都是由于在博克岛犯了严重的罪而被惩罚流放于此的。和博克岛相似,流放岛长期被野生龙占据,但不同的是鱼由于流放者没能驯化它们而是像博克岛之前那样一直与龙为敌。岛上的龙充满敌意的攻击者流放者们,喷火毁掉了他们现在的所具有有建筑物和植被。阿尔文用弹石器击打下了一只烈焰狂魔。由于龙的攻击太过猛烈,他们不得已回到流放者们聚集的大会堂,这个礼堂位于一个休眠火山的内部并且有着加固的密封大门。阿尔文和他的手下萨维奇计划着要趁着夜幕登陆博克岛。萨维奇询问为什么不带上所有的兵力,阿尔文说他们此行不是为了和斯图依克大战,而是为了找一个号称“龙族征服者”的人,也就是小嗝嗝,但他们并不知道征服者的真正的身份和名字。想着小嗝嗝在“斗龙”方面应该是大师,萨维奇告诉阿尔文他听说这个龙族征服者和阿尔文一样大概有十英尺高,力量可与十几个人匹敌。阿尔文说他应该应付的来,他相信他的能力在那个“征服者”之上。

文件:Riders Alvin-1-.png
Alvin the Treacherous

回到博克岛这边,小嗝嗝正努力地向他父亲解释梅尔度才是军械库被毁的元凶。而斯图伊克解释道,尽管对于他儿子完全信任,但如果想要谴责一个人有叛国罪必须要有证据。太阳落山后,小嗝嗝和阿斯翠一起在崖边散步。小嗝嗝说现在只有证明梅尔度是陷害者才可以让龙回来。阿斯翠环顾崖边四周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只船在一个奇怪的位置抛锚了。她还奇怪为什么博克岛的船为什么会停靠在那么奇怪的位置。小嗝嗝拿出了望远镜仔细的看了看告诉阿斯翠这船并不属于博克岛,他们必须马上去通知他的父亲。就这样他们匆忙的跑去大会堂。

进入深夜,阿尔文和他的随从们登陆了博克岛的海滩,准备去寻找驯龙高手。礼堂这边,聚集的人们焦急的讨论着对策。斯图依克试着让大家冷静下来,但真正让人们恐慌是面对流放者们应该依靠谁。一个叫斯文的维京战士跑过来报告大概有30个武装到了牙齿的流放者正在向这边靠近。高伯说没有武器的他们将毫无招架之力。梅尔度不怀好意的借机想要将责任推到小嗝嗝身上。斯图依克无视了他并宣布他将和高伯还有其他几名维京战士会去进入森林引开流放者。莫驰巴克特负责带领孩子和老人们前往托尔海滩的一处洞穴去避难。大家按着斯图依克的命令撤离了,阿斯翠表示她要留下来战斗。斯图依克给了她一把原本属于阿尔文的流放者斧头,没有让她跟随战斗而是告诉她和大家一起去避难并保护大家。阿斯翠点头离开了大会堂。小嗝嗝告诉父亲他们需要把龙找回来这样就可以抵御阿尔文的入侵了。斯图依克同意了小嗝嗝的请求并告诉他千万注意,因为并不知道阿尔文会耍什么花招。斯图依克、高伯还有其他维京战士在小嗝嗝出发去找龙后也前往森林去埋伏阿尔文等人了。

悬崖这边,鱼脚司坐在地上为他的思念的肉球作诗。他刚说了一句“我心空空”就被阿尔文打断了,他告诉鱼脚司“空”是没法押韵的。阿尔文拿绳子困住鱼脚司并询问他龙族征服者的名字。但是鱼脚司只是大声的尖叫,仿佛要把肺叫出来。阿尔文实在气的不行就把他从悬崖上丢进了海里。小嗝嗝跑向码头,他发现有一小波流放者正在接近,就要被发现的紧要关头他突然被拽进了一个附近的一个房子里成功的藏了起来。他听到身后仿佛有什么东西,转头一看是之前被扔下水的鱼脚司,他告诉小嗝嗝阿尔文正在找他这个“龙族征服者”。

阿尔文和萨维奇穿过村庄发现博克岛的军械库已经被毁了。他们找到了斯图依克的住处,阿尔文又踢又撞闯了进去,想着斯图依克可能会出现,但事实上一个人都没有。一个随从跑过来告诉他有一串通往森林的脚印像是刚刚才踩上去的。而且他还听说有人看到一个头顶水桶的身形魁梧的人(巴克特)往沙滩方向去了。阿尔文当机立断将将流放者分成两拨,他命令四个人顺着脚印去森林里搜寻,他和其他人前往海滩去追另一波。阿尔文邪恶问向萨维奇,要捉多少个人质才能把那个龙族征服者弄出来呢。小嗝嗝和鱼脚司在躲藏时碰巧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鱼脚司询问小嗝嗝他们该怎么办。小嗝嗝让他赶紧去森林里找到他父亲警告们有流放者去找他们了,而小嗝嗝自己则争取在阿尔文之前找到莫驰和大家警告他们。

与此同时,森林这边,高伯说明他们将在这里埋伏那些前来寻找他们的流放者们。斯图依克问他们现在随身有什么武器没有,高伯边说边掏出了两个平底锅,一个擀面杖,还有把菜刀。看了这些所谓的武器斯图依克也没报太大的希望。高伯将菜刀撇向了一棵树,锋利的刀刃树一劈两半。另一边,莫驰正领着大家前往避难山洞,走到半路发现巴克特不见了。一个小女孩过来告诉他巴克特回去帮她找他的玩具羊“Lamby”了。莫驰赶紧回去找他们,正好碰见巴克特抱着小羊。巴克特说当那个小姑娘哭泣得时候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莫驰叹了口气,说巴克特真是看着冷酷无情其实内心柔软的不行。就在他们准备动身返回去引导大家时阿尔文和他的手下拿着长矛突然出现捉住了他们俩,他们告诉莫驰和巴克特已经跟踪这个大家伙很久了。尽管小嗝嗝在阿尔文出现之前赶到了这里并隐藏了起来,但还是没来得及警告大家。森林这边,一帮流放者追着高伯将他逼迫到一个角落里,没想到中了圈套,事先埋伏在这里的斯图依克和其他维京战士突然出现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他们。就在这时他们听到有人正在往这边来,斯图依克解决了他才发现原来是鱼脚司,他说阿尔文正在到处找小嗝嗝。

沙滩这边,阿尔文和流放者们抓住了莫驰,巴克特,阿斯翠,鼻涕粗,悍夫纳特,暴芙纳特,梅尔度和其他人质。阿尔文向那些不知道自己的人介绍了自己,并且告诉这些人他并不是在找他们,而是在找龙族征服者。梅尔度贱兮兮对阿斯翠说向小嗝嗝说再见吧,紧接着举起了手想要吸引阿尔文的注意,他打算向流放者的头头告诉关于小嗝嗝的事好让自己脱身。阿斯翠赶紧一肘把他敲晕,阿尔文注意到这边,阿斯翠赶紧说扶着梅尔度说她“爷爷”身体比较弱,需要休息。阿尔文刚转身离开阿斯翠就赶紧厌恶的撒开了梅尔度。阿尔文继续忽悠到,只要有人能说出龙族征服者下落,那么所有人都可以平安无事的离开。这时鼻涕粗一脸不屑的想要说他要向阿尔文展示下谁才是真正“征服者”,他悄悄地绕到阿尔文身后想要拿着他的之前在沙滩边捡到大头棒想要偷袭阿尔文,这时阿尔文突然转过身盯着拿着棒子鼻涕粗,鼻涕粗害怕的赶忙将手上的大头棒恭敬递给阿尔文说是送给他的武器。阿尔文告诉他最好检查下他的裤子,别被自己弄脏了(尿裤子)。阿尔文刚一转身,阿斯翠嗖地一下将斧头甩了过来。阿尔文抓住斧头,说了很高兴自己斧头失而复得。流放者喽啰将阿斯翠推到阿尔文面前,阿尔文嘲笑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聪明,还相用着雕虫小技杀了自己。他使劲拽着阿斯翠的辫子问他谁是龙族征服者。这时小嗝嗝突然出现让他放开阿斯翠,他来到阿尔文面前说他就是龙族征服者。旁边的流放者们哈哈大笑,阿尔文说他不过就是“斯图依克的小累赘”。小嗝嗝告诉他,博克岛上没有龙,而他就是哪个将龙全部赶跑的人。小嗝嗝向阿斯翠悄悄点头暗示,阿斯翠会意了,赶紧附和着说这些龙有多害怕小嗝嗝,并且他还驯服了一只夜煞。阿尔文还是不相信,他认为小嗝嗝在吹牛。小嗝嗝让阿尔文带他去龙之岛,说这样就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撒谎了。

许久,阿尔文和小嗝嗝离开去了龙之岛。而其他人依然被留在海滩上由流放者看守着。斯图依克和高伯埋伏并俘获了这帮流放者。斯图依克抓着其中一个俘虏问他阿尔文的位置,但阿斯翠告诉他小嗝嗝假装向阿尔文投降,现在正在去往龙之岛的路上。与此同时,黎明时刻,阿尔文的船上小嗝嗝在桅杆这由萨维奇和几个流放者士兵拿着长矛看守着。阿尔文毫不修饰的说小嗝嗝一定听说的他和他父亲的故事。小嗝嗝假装不知情,并不以为然说他父亲从来提过博克岛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敌人,对他更是提也没提。他故意刺激阿尔文,并声称他现在只关心阿尔文是不是在他做了该做的事之后会平安的放了大家。此时,斯图伊克,高伯还有阿斯翠等人带着那几个维京俘虏在另一艘船上,斯图依克告诉阿斯翠他们赶紧去找岛上的龙,他们会打掩护。双胞胎兄妹自告奋勇要去胖揍阿尔文,但斯图依克告诉他们这次行动的目的不是阿尔文,而是小嗝嗝,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阿尔文和小嗝嗝一行来到了龙之岛,小嗝嗝从下船一直被流放者拿着剑逼着向前走。这时,无牙突然从哪个很早之前由红死神弄出来的洞穴里出来。流放者们肃然起敬瑟瑟发抖,不知道这是什么。小嗝嗝则打趣的回应道这龙是夜煞,“闪电和死亡的不洁之子”。流放者一听立马抬起武器准备射杀无牙,小嗝嗝赶紧阻止他们叫他们不要方,他们这样做只会让他跟生气。面对夜煞小嗝嗝主动请缨去展示他和龙战斗的能力。阿尔文高兴地同意了,并嘲笑般的对他手下说看着这个小不点是怎么被龙吃掉的吧。看着小嗝嗝过来无牙兴奋的跳过来扑倒他舔着他的脸。小嗝嗝迅速的让无牙仔明白了情况的严肃性,配合着小嗝嗝假装打了起来。趁着演戏时无牙的翅膀和身体遮挡小嗝嗝赶紧调整了它的尾翼,并给它装上了背鞍。这时,阿尔文和其他人感觉有些蹊跷,但为时已晚,小嗝嗝骑着无牙转过身用胜利的语气说道,“顺便告诉你们,我并不是什么'龙族征服者',我是“驯龙师”!”

说罢小嗝嗝和无牙振翅飞向空中。阿尔文一是到他上了当,气急败坏,赶紧命令他的手下向他们开火。无牙为了躲避了所有向它投来的巨石失去了平衡,就在平衡还没恢复的时候流放者的弓箭有向他们飞来。

就在小嗝嗝和无牙孤立无援要被射中的危急时刻,风飞一个喷射火焰将飞向他们的箭矢烧成了灰烬,其他的小伙伴也相继骑着他们龙伙伴前来帮忙。斯图依克众人靠近了流放者的船只并向着他们的投放装置开火,试着摧毁流放者的投石武器给小嗝嗝他们创造进攻机会。小嗝嗝们和龙们趁机发起进攻,萨维奇试着向他们开火,结果弄巧成拙打到了自己的船。尽管惊险万分,但风飞还是敏捷的翻转身体躲避刚刚的巨石攻击,但这一闪躲使得阿斯翠没来得及反应从背鞍上脱离掉了下来,刚好落在了阿尔文的船上。阿尔文立刻赶过来抓住了她,还冷笑着说欢迎登船。见到此景的小嗝嗝赶紧让小伙伴们停止开火,以免伤到阿斯翠。鼻涕粗听成了继续开火,和钩飞继续向附近的敌船喷着火焰,虽然没击中船但火焰和水面撞击产生了大量的水蒸气。斯图依克注意到正好可以利用这一优势实行营救,他告诉小嗝嗝让所有的龙都向水里喷火。所有龙火焰产生的水蒸气使得船只周围形成了一大片的雾。

大量诡异的雾的出现让这些流放者乱了阵脚,他们惊恐万分,不时耳边还传来龙的咆哮声。阿尔文命令他的手下开火打下它们,结果也是没有方向的一顿胡乱射击。斯图伊克用他们坚固的船只撞向了阿尔文的船,船身的晃动使得阿尔文失去了平衡,阿斯翠借机拿起一个船桨拍向他。就在他起身要去抓她的时候,小嗝嗝和无牙滑翔突袭,一个公羊撞击顶到他的脸上,撞飞了他。小嗝嗝趁机迅速接上阿斯翠逃离了船上。斯图依克跳上船和阿尔文肉搏了起来,他说阿尔文就是个会抓他儿子的软蛋,阿尔文则回应到他想得到的他一定会得到,说罢抓起锚绳试图用绳子末端的锚杀了斯图依克,但飞出去的锚卡在了他之前损坏的船头上。斯图依克见状猛地向前用绳子顺势将同样抓着锚绳的阿尔文的手缠了起来,并顺势冲着他的脸上来了一拳。这时原本受损的船头承受不住损坏掉到海里,顺带着把阿尔文从船上也带了下去。斯图依克把他们撞向船和阿尔文的船分开并跳了上去确保安全之后冲着小嗝嗝和大家喊道可以烧船了。小嗝嗝和无牙等收到信号后开始一顿致命的低空轰炸,船上的流放者一个个都从船上跳下了去。其他的龙一个接一个攻击着船,不一会这些船就被击沉了。小嗝嗝和无牙落在了霍里根大船上向一直担忧他的父亲解释他这么做原因,他只有找到无牙才可以让事情走上正轨。

孩子们得意的和龙跟着船只返程了。而这时的阿尔文和其他流放者刚爬上龙之岛的沙滩。尽管没有抓住斯图依克和他儿子,看着它们离去的身影,阿尔文诡异而又兴奋的笑着说道,“他们可以驾驭龙族!我们只要抓到那个孩子,我们也将驾驭龙族!”听到阿尔文这么说,所有幸存的流放者都迸发出阴险的笑容。

回到博克岛,所有人都为凯旋归来的龙们欢呼着,欢迎他们回到岛上。小嗝嗝开心的告诉无牙它回家了。梅尔度是唯一一个不开心的人,试图提醒人们难道忘了之前龙的所作所为了么(事实上是梅尔度搞的鬼陷害给了龙),但斯图依克告诉他是龙救了所有人的命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省着他再发牢骚,梅尔度默不作声了(这也暗示现在斯图依克确信梅尔度就是头号嫌疑犯)。小嗝嗝也过来对梅尔度严厉的警告梅尔度尽管他 现在没法证明什么,但他永远不会忘了梅尔度陷害给龙的那些事。龙和它们骑手们幸福从码头走回部落里,一路上感受着大家的欢呼和掌声。

琐事

  • 这集的名字是参考了一个动画音乐组合“艾尔文与花栗鼠”。
  • 梅尔度表示仅仅是龙们被驱逐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他其实是想着小嗝嗝也一通被驱逐。
  • 鼻涕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吧他的第一个大头棒丢进海里。
  • 在这一集可以知道鱼脚司是会游泳的,因为他被扔进海里之后并没有沉下去。
  • 鼻涕粗·乔根森在最终将它发现这跟大头棒给了叛变者 阿尔文
    • 这里可能会有些矛盾,因为事实上这个大头棒在后续剧集“萤火龙王朝”中再次出现了,并且脾气粗还从他儿子那借来了一根大头棒。
      • 对于这件事有以下两种可能的解释:
        • 1.这是两根不同的大头棒。
        • 2.鼻涕粗想办法拿回了他的大头棒。
  • 阿尔文将手里的短剑扔向了迷雾中驶来博克岛的桨帆船,正好扎在龙头上。在后续和斯图依克的战斗中,那把剑并不在他手里。
    • 在后续剧集中,阿尔文不知为何又拿了把一样的剑。

人物角色

演职人员

网站导航


《驯龙高手》TV衍生剧集列表

点击右侧“展开”二字以查看本列表

0.0
0人评价
avatar